嗨木木桑

【饼堂】冬日暖记

摄影师饼x模特堂


最近饼堂发糖不少

脑洞来自wb不断地发糖

莫名就想到了这个

场景的灵感来自我最喜欢的电影

时间线上是交错的

可能有些凌乱

我尽力了

我的脑洞真是有点儿清奇了

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拐到这里来的


注意!!!

是辆小che


开che需谨慎

上che需小心


切勿上升

自己开心



见评论

谢谢,爱您,走好


本月激情发车

饼堂

哈哈哈哈哈哈

继续我饼耍流氓

_(•̀ω•́ 」∠)_


【剑郎春】晚归后记

嘿嘿嘿

冷皮集:

九馕x九春

想写这对好久了

终于动手了

(激动地苍蝇搓手)



“春儿,求你了,让我进去吧”

 

门口的杨九郎焦急地敲着房门,但又怕些什么似的,压着嗓子冲屋里说话,还不时地左右瞧瞧

 

“少爷?”

 

半夜里,四处都是静悄悄的,杨九郎再小心,敲门的声音还是惊动了看宅的仆人

 

一声吓了杨九郎好一个哆嗦,整个人一抖趴了门,像极了爬墙的壁虎

 

“少爷?”看宅的不可置信的又叫了一声

 

“哟!这么晚怎么还没睡呢?”

 

杨九郎手忙脚乱地理了理衣衫,被认出来了,没办法,硬着头皮应答

 

“春少爷说,半夜有猫——”

 

“哎我的妈呦”怕极了猫的杨九郎没忍住叹了一句

 

“少爷——”看宅的收了嘴

 

“春少爷说什么了?往下说!”

 

“说咪叫挠门烦了睡心,让小的今晚好好看着,见着就哄出去”

 

“得得得,哪来的,啊,那啥,是不是,我在这儿看着,不能够!回去睡觉去”

 

“是,少爷”

 

看宅的嘴上应下了,心里想:

 

看了一晚上也没见着猫影儿,院子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倒是自家少爷半夜在自己房门跟前儿敲得欢实……

 

杨九郎随着仆人逐渐走远的身影一点一点地仰头,瞅着人真走远了,才又回到紧闭的房门口

 

“春儿,我错了还不成嘛,我再也不半夜喝酒去了,快让相公进屋吧,你说说我在这儿挠门,呸,我都成了那啥了,可让我进去吧”

 

杨九郎说得自己直憋屈,堂堂杨家大少爷被关在自己屋门外,半夜有榻不能睡,有媳妇不能抱,还被媳妇骂成最怕的猫

 

“不是我要去潇湘阁,是张云雷拽我去的,非得说郭奇林不在乎他,春儿!媳妇儿!”

 

杨九郎对着房门说,声音不似先前的偷偷摸摸,也不管别人能不能听见,反正都憋屈成这样,脸什么的都没哄媳妇重要了。说到这儿,黑漆漆的屋里终于燃了灯,出了些声响,杨九郎将脸紧紧地糊上门扇,扒着门框听里面的动静,灯亮透出来的光打在脸上,小眼睛映出精光

 

动静儿渐渐变小,里面的人停了动作,外面的人眼珠儿滴流乱转想着法子

 

“喵——”

 

院子里出现了一声颤颤巍巍的猫叫声

 

“哎我天!春儿,有猫!快让我进去!”

 

杨九郎突然高喊,听着声儿就能感觉到他的害怕,音儿都劈了

 

“噔噔噔——”

 

房门一把就被人从屋内拉开,里面的人跑得急,还有些微喘,好似珍珠的脚趾踩在冰凉的石板上

 

“九——啊!”

 

关心的呼喊还未完全出口,便被杨九郎拦腰抱起,倏地腾了空,吓得人在怀里一激灵

 

“媳妇儿,嘿嘿,夜深湿凉,冻坏了相公可疼”

 

杨九郎嬉皮笑脸,模样精神得很,哪有半分看见猫的样子

 

“好你个杨九郎,你敢骗我!”

 

怀里的人气得圆滚滚的眼睛立了起来,本就翘嘟的嘴撅得老高,凸起的颧骨因为惊吓铺开一层粉

 

眼睛里面是带着怨的怒,可杨九郎却低下头在软腮上狠狠地亲了口,小眼睛彻底笑没了,喜滋滋的像遇见多大美事儿似的

 

“春儿,眼睛真好看,又大又圆”

 

“我是让你气的!”

 

杨九郎一句话气得李九春都乐了,杨九郎一美起来总会觉得带了些憨傻,嘴巴微启,两团腮帮子肉又软又白,鼓鼓的

 

但李九春清楚,杨九郎一这样准是谁遭了套儿,这回好,赶上自己了。咬了咬下唇,皱着鼻子伸手,捏住了杨九郎的脸

 

杨九郎好像是习惯了,也不瞎动,被抻着脸皮将人搂上了床榻,就着姿势往细软上一躺,李九春还想起来挣扎,奈何细胳膊细腿,杨九郎两腿夹住了人,用被一下子裹在两人身上

 

媳妇儿在怀,美

 

“杨九郎”

 

“杨九郎”

 

李九春蒙在被子里,和杨九郎脸对着脸,屋里的灯刚才被顺便灭了几盏,眼神不太好的李九春看着人搂住自己,像个熊似的一动不动,眯着眼睛靠近

 

“杨九郎,你装睡是不是,眼睛到底睁着闭着呢”

 

拽出来自己两只胳膊束住杨九郎的圆脸,纤长的指覆在眼角,点了点

 

“春儿,你说我这是睁着还是闭着”

 

一手抓住自己脸上的手,指头在李九春的手掌心里蹭来蹭去不老实

 

“你自己的眼睛还问我”

 

“你说啥就是啥,说睁我就睁,说闭我这儿就是闭着的”

 

“我说你要是晚回来给家里来个信儿你咋不听”

 

李九春借力刮了一下杨九郎的鼻梁骨,晚归的担心还缠绕心头,话里带了些嗔怨

 

“张云雷因为郭奇林心里难受,陪着他喝闷酒,这祖宗喝起酒来还有好儿,光忙乎他了”说着话,捏了捏李九春的手,吻了吻嘴边的指尖

 

“这两人倒是折腾,好好的情意却总是端着,那层窗户纸猴年马月能捅破喽”李九春叹了口气

 

“可不嘛,都能跟他俩急死,看看我和我媳妇儿,多好”

 

杨九郎看着李九春的表情,嘿嘿地笑

 

“不对!”李九春反应过来些什么,“你们去潇湘阁了?”

 

“春儿,我们什么都没干,进来的姑娘直接让我俩赶出去了,干喝一晚上酒”被抓住话把儿的杨九郎紧着解释

 

“真的?”

 

“真的真的,我陪着喝了一晚上,连口菜都没吃”说着说着,杨九郎又开始耍赖,将脑袋往人怀里拱,“胃里没东西,难受,春儿,你给我揉揉,春儿”拉长的声音听起来赖赖唧唧的,撒娇卖软,还趁机偷偷摸摸地香了一口李九春浑圆透粉的耳垂儿

 

“活该!”嘴上说的狠,可动作着实贴心,双手合十摩擦,搓热的掌心儿缓缓地放在杨九郎胃部,又轻又柔,小心翼翼

 

杨九郎揽住李九春的细腰,李九春揉着杨九郎的胃

 

李九春不说话,杨九郎也不说,就是直勾勾地盯着近处的人,李九春的上唇稍显尖翘,又是能说会道,成亲前总有几个挑事儿的给杨九郎吹风,说李九春牙尖嘴利的,一看就是个不会心疼人儿的

 

但杨九郎自己清楚得很,李九春刀子嘴豆腐心,自己病了什么的,人总会偷偷地抹眼泪,红着眼睛嘴上埋怨自己,手却拉着自己紧紧的,一步都不离

 

媳妇儿真好

 

杨九郎心里翻着花地浪啊,欢喜得不得了

 

“还疼吗?”李九春看着杨九郎愣愣地盯着自己,以为他还难受

 

“春儿,你真疼人”

 

杨九郎咧开了嘴,眼睛里尽是认真,看得李九春红了脸,一扭身起来离了床,披上衣服往外走

 

“春儿?”

 

“这么晚了还指望小厨房有人啊!”

 

“啊?”

 

“给你煮面去,暖胃!”

 

 

 

 

 

 

 

 

 




终于考完试了

今年就没什么了

我可以

肆意妄为了

哈哈哈

激动

上午考完

现在才想起来高兴

好想点梗庆祝

然后

想起自己好多的饥荒

(இдஇ`)

我就别浪了


昨天一件事

毒液

好看

去!


今天一件事

良堂采访



可爱

不正经

磕爆




我当朋友圈发的


既然半夜了

我就皮一下

列出我这个月

想写出来的


孕中已经更出来了


还想着辫林

林林崽的小扇子

嘤嘤嘤


剑郎春

想写春儿姐

不是一天两天了


再来碗饼四

老夫老妻

走哪儿都甜


哈哈哈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写到哪里算哪里

so 表脸


【龙龄】孕中两三事(四)

怀孕中的时光总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一个靠躺在床头,一个侧卧在凸出的肚子上;一个一脸慈爱,一个满脸傻笑

 

当然,这样的场景同样适用于王九龙和张九龄

 

 

四个月的肚子已经鼓起来了,没有大月份的那么明显沉重,只好像是吃太多撑起来似的

 

张九龄曾经是个胖子,肚子也是圆滚滚的,当然,王九龙曾经也是,所以说两个人对圆润的肚皮也是十分熟悉,但现在不同,张九龄已经从小黑胖子蜕变成了小黑小子。精瘦的身材称得肚子更为明显,台上的大褂还好,到了台下张九龄只有穿着宽松的卫衣才看起来不那么惹眼

 

在家里呢?

 

张九龄是发过誓的,把王九龙头发薅掉了都不会去穿樊霄堂送的孕裙,况且,张九龄不缺衣服

 

因为张九龄在家里穿王九龙的

 

 

王九龙的

 

王九龙一米九几的个子,比张九龄健壮些的身材,衣柜里的衣服每件拿出来都够张九龄做孕服的,而且这样做,方便,省钱…………

 

有王九龙的味道

 

 

张九龄背后垫着软枕,倚在床头晒太阳,眯缝起眼睛,午后的阳光总是温润的

 

他穿着一件王九龙的白色T恤,这件衣服其实很“精贵”,容易出褶子也容易脏,虽然当作家居服穿也不太在乎衣褶,但吃饭溅上油汤的印渍却是碍眼

 

可每每如此,张九龄换下来的三天之内,这衣服铁定洗的干干净净放在床头

 

张九龄自打怀孕,王九龙就没让他动过家务

 

所以只能说,衣服下摆露出来的双腿细而直,因为肚子而“变”短的下摆,总是让软嫩的腿根若隐若现

 

王九龙表示:吃不着我还不能多看看!

 

 

“大楠,你说这是个小子还是丫头?”

 

张九龄头歪在王九龙肩头,整个人懒在王九龙边上,贴得严实,阳光晒得皮肤干爽光滑,张九龄忍不住用小臂蹭人,肌肤摩擦在一起的触感,让张九龄莫名的安心

 

“你生的我都喜欢”

 

王九龙低头看着张九龄的发旋,轻轻地吻了下去,伸出手臂揽过人,将那暄软的垫子拿到一旁,自动自觉地代替其位置

 

“那我真生个斑马,奶牛啥的,你也喜欢啊,傻不傻?”

 

“也成,我给咱孩子割草”

 

“你还挺有父爱是不是!”

 

“别说,还有种可能”

 

“嗯?”

 

“元儿,给我生个滚滚吧,让阎哥找地儿羡慕去吧”

 

王九龙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张九龄听得都气乐了,不整齐的小牙笑得全都露了出来,灵动的模样惹得王九龙又迅速地香了一口

 

“去去去,说正经的”

 

张九龄埋头抬手把人往远了赶,可身子还倚在那儿,半露的侧颜还微微泛着红

 

“要是个小子,小小子的时候我就逗两个小子笑,等成了大小子,我就带着他一起逗我的小黑小子乐;要是个丫头——”

 

王九龙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珠一转,笑了起来

 

“怎么的?”

 

张九龄看着他的模样,心里知道准是又要“不正经”,可好奇得很又没忍住接了个下句

 

“我就教育她好好防晒,小姑娘白点儿好看”

 

“你给老子起来!”

 

听完张九龄转头作势要打,两个人怎么说也是大小伙子,闹腾惯了,在床上可劲儿折腾

 

 

正举着枕头准备进攻的张九龄突然定住了,手抬高停在半空中,王九龙吓住了,闹起来也是忘了分寸

 

“没事吧,肚子疼?我们上医院”

 

王九龙转过去想翻身下床,刚伸开腿便被张九龄拽住了袖子

 

“动了”

 

张九龄的眼睛睁得溜圆,不可置信地盯着王九龙

 

“什么?元儿,别吓我”

 

“他(她)动了”

 

圆滚滚的眼睛倏地弯成了月牙,灿烂满足的笑容出现在面容,更进一步的感动,怀孕到现在,这是张九龄头一次感觉到真切,心头的蜜糖源源不断地溢了出来

 

王九龙眨了眨眼,好半天才消化明白,惊讶着用手掌颤抖地靠近那处却又不敢贴上,张九龄轻柔地覆住颤抖的手,白与黑,十指交错放在腹间

 

最柔软的手心中央传来宝宝的讯息,心脏激烈地跳动,心血都要融化开来,两人对视,相望彼此眼中的明亮,温情在四周流淌

 

无言之中,这一时被印刻在二人心中

 

 

王九龙如所有初为人父的傻爸爸一样,侧着脸将耳朵小心翼翼地靠在张九龄掀开衣衫的肚子上,保持这个姿势好一阵子

 

“行了行了,你要是能一直听见宝宝的动静,这孩子就得是个碎嘴子”

 

王九龙止不住脸上的灿烂,抬起头凝视张九龄

 

“元儿,谢谢你——”

 

“闭嘴!不准煽情!”

 

好像明白王九龙要说什么,张九龄赶紧出言制止,可眼眶却不争气地红了些

 

“好了好了,我不说,我直接做,你可别哭”

 

王九龙起身,双手撑在张九龄身侧,直接吻住了唇,没有过多的激情,只是简单的唇与唇挨在一起,但彼此的温度交融,情意相通

 

王九龙的拇指眷恋在张九龄的嘴角,张九龄用尽了温柔抚摸肚子

 

宝宝,我们爱你

 

 

 

两人就这样在床上腻了半天,直至夜幕,张九龄在怀中浅眠,王九龙享受一刻温存

 

“宝宝”

 

“元儿?”

 

睡着的张九龄喃喃

 

“大楠可爱你了”

 

可爱的梦语萌化了王九龙,揉了揉眼前的顺毛

 

“你长大可要孝顺你大白哥哥呀!”

 

 

 

 

 

 

 

 

 


想着龙龄的孕中

突然想到了个段子

大楠趴在90肚子上

90摸着肚子说:

“宝宝乖,以后长大了要好好孝顺你大白哥哥”

hhhhhhhhh

感觉自己好沙雕(*/ω\*)


因为是小号

所以新注册的b站用户

并不能被直接搜索到

冷漠

难过

那我就搬个文吧

么么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448304?from=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