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辫林)!!!不死心再发一次!!!

舅舅教外甥太平歌词的脑洞

故事评论里

一辆辫林车被屏了一个晚上

暴哭

🙂🙂🙂

【辫林】成亲前的故事

emmmmm

我的更新时间我自己都摸不准...

老样子,没什么文采

就是自己高兴

您要是喜欢是我的福气

您要是不喜那就绕行





    德云茶楼最近是人满为患,虽说茶楼生意一直不错,但如此的红火,可是自郭老爷不连场之后少有的事情了

 

    这回请的说书先生可厉害得很

    

    

 

    郭家少爷自己说不得书,但对听书则是打心眼儿地稀罕。前些日子出远门走生意,人家打听好了郭少爷好这口儿,特意请去当地有名的书馆。这家书馆在当地赫赫有名,说来方便,老板就是说书人,姓阎,人称阎老板

 

    听说阎老板也是个打小儿就喜欢听书的,好像吃得广了就想自己下厨试试,阎老板忍不住光台底下听,于是自己拜名师,访高友,天南海北地跑,一边学一边搭台子说,这股子刻苦钻研的劲儿加上满肚子的学问见识,阎老板的书说的是愈来愈有滋味,台下的人也愈来愈认阎老板的牌子

 

    郭奇林出门在外十六日,刨去来回路程与生意应酬,整整十二日,日日都往书馆跑。说来也是缘分,两人一见如故,连语言上的问题都成不了障碍,不怪说阎老板和说相声的有一拼,肚子好似杂货铺,哑语手势竟也是灵通的,如此成就了这犹如注定的兄弟情分

 

    

    

    阎哥,上我们那儿说几场,怎么样?

 

    郭奇林伸手比划,打第一次走出书馆郭少爷的心思就豁动了

 

    本就不是安分人,阎老板有几年功夫儿未出门远游,也有些坐不住,借着郭少爷的邀请出门溜达溜达,可算是两全其美

 

    “成!兄弟”

 

    满口答应的阎老板就这样被请到德云茶楼。老话儿说得好,酒香不怕巷子深,虽是初来乍到,但好东西不怕传啊!一传十十传百,阎老板的名声在京城算是传开了

 

    

    

    郭少爷坐在台下,听得入迷。

    

    郭老爷就是说书出身,郭奇林自然从小耳濡目染,小时候听见醒木一响,那小眼神便粘在父亲身上,拔都拔不下来,眼睛里全是入了神的痴迷

 

    郭夫人怀孕之时,郭老爷就想着将说书的本事教给孩子。怎奈得天不遂人愿。郭小少爷打出生就是个哑巴孩子

    

    天生的残缺,郭奇林自说是不习惯也习惯了,怪不得天怨不得地,但有谁不愿自己是个正常人呢?人后总说,郭家少爷聪慧伶俐,赞为麒麟才子,只可惜......

 

    一言可惜,怎得能不让人吃了心

 

    每每心思至此,便会忍不住地羡慕台上先生,遗憾台下自己

 

    

    

    “好!”一书说罢又是个满堂喝彩

 

    “爷,人散了,咱该走了”一旁伺候的小声提醒坐在座上听入迷的人

    

    好一个翩翩公子,面如白玉,莲华容姿。宛若仙人,不似凡尘

 

    如此之人正是梨园名角张筱春,张老板

 

    德云茶楼请了位了不得的说书先生。这话听得张筱春耳朵都要出了茧子,但听得多入了耳,于是趁着没有戏的日子直奔茶楼

 

    “爷,这书说得真好!”身旁的人跟着听完,忍不住地夸赞,转头看向张筱春亦是意犹未尽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向着张老板的宅院方向,可都到了家门口才发现,听书听的随身的扇子都落下了

 

    “爷,我这就去取”

 

    “算了,我自个儿去一趟吧,告诉厨房,给我熬吊梨汤”

 

    说罢,又转身往茶楼去

    

    路程虽不长,但一来一去却也是近乎夜色

 

    茶楼之中,书停人散,一楼二楼被小二儿收拾得干干净净。送回阎老板,郭奇林一人站在台前,定定地望着桌上一方花梨醒木

 

    

    “难难难道德玄,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郭奇林走到台中央,耳边是儿时听不断的诗词故事,挽袖伸手,粉红的指尖微微发颤,抄起醒木,手起手落

 

    “啪——”

 

    “哟!”

 

    

    

    一书言罢,一书开

    此书说尽,彼书方来

 

    

    

    下了车的张筱春正要进茶楼,一脚刚迈过门槛儿,突然的两声响惊了一双人

 

    郭奇林抬头看向门口,张筱春仰面望向台上

 

    四目相对,是红了脸

 

    

    

    情起情落便是那一瞬,就那一眼,这心便许了大半


算了
感觉要翻车
我还是直接截个图吧

【辫林】成亲之后的日子(车)

我终于把车写出来了

然后就在思考怎么发出来...

试试链接

不好使的话告诉我

我明晚下班回来补


开车的文笔根本没有

好不好吃您们多担待吧...

(感觉自己被掏空)



点一下试试

把我药拿来!快!
这人眼睛里面有糖!
甜死我了!
我对眼睛里自带小星星的人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辫林】成亲后的日子

名角辫儿x小哑巴大林


圈地自萌,切勿上升

这是好几天前说想开的车

然而,还是没开起来呢...

一堆字码出来也就踩了个离合(捂脸)

不过,放出来就是为了逼自己把车开出来的

我发誓!

日常警告:没文笔!没文化!



    “哐当——”

 

    探出的舌尖含咬一口圆润的耳珠,刚卸了妆的双唇带了些许的干燥,却又热得惊了按在怀里的人

 

    郭奇林猛地挨一下,惹得失手翻了张老板妆台上的胭脂盒子

 

    惊了一桌子的绯红颜色

 

    “奇林啊”

 

    精贵的嗓子压低了声儿,郭奇林因此酥了半边的身子,不由地哼唧一声

 

    “知道错哪了?”

 

    

    

    戏园子后台—— 

 

    刚下了戏的张筱春快步走进自己的单间,关门的气力大了不少,本打算上前伺候的小厮看这架势偷偷地退回几步

 

    这是唱的哪出啊?

 

    张老板唱戏必定满堂彩,这台下的叫好儿声都快揭了房盖儿,还能哪块儿出岔子,惹了角儿?

    

    小厮在一旁抠着指头暗想,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吓一跳

 

    一抬头,正是张老板刚过门的家中人——郭家少爷,郭奇林

    

 

    张郭两人自是后台相识,成了亲之后,郭家少爷更是频频出现后台,小厮早就熟悉得不得了

 

    郭奇林伸手指了指门

 

    “张老板在,就在里边儿呢,”小厮又悄悄手掩嘴边,“可是看着不乐呵”小声补了一句

 

    郭奇林闻言有些不解,好好地,怎么生起气了?

 

    摆手遣了小厮,推门便进了屋

 

    屋子不大,却是专门为张筱春安排的,张筱春喜静,也厌听些台下的闲言碎语,于是戏院老板麻溜儿地给设了房间,张筱春的行头和私物都在这里,说也算是个休息室,唱罢歇息的地方

 

    郭奇林一进屋,张筱春已脱了行头换好自己的长衫,坐在镜前卸起脸上的油彩

 

    张筱春偏好暗色,长衫也就多是这些颜色,今儿一身墨灰,让郭奇林不禁想起提亲之日的模样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挂上笑意的人靠近镜前,亮闪闪的眼睛里淬着欢喜

 

    我带阎哥来的,有日子没见着他了

 

    郭奇林张口吐字,虽出不了声却不打紧,张筱春为了他学会唇语,他知道他能看懂。郭奇林会哑语,平日与人皆是打手势交流,生意上也是比划着给懂事伶俐的再由此传话于人。可自打与张筱春相恋,郭奇林偏偏用唇语,不使手势,从未骄纵的少爷头一回使了性子,硬是逼得张筱春学了唇语

 

    其实,郭奇林藏着小心思,那双眸子盯紧了自己的唇,生怕错过一个字儿,情深意切,让郭奇林心里面撒着欢儿的甜蜜

 

    

    

    冲着镜子的张老板心里窝着火,往常早就将人带入怀中,新婚燕尔本就是分开一刻都割心肉的,可现在张筱春冷着脸色,好似没见着人一样,自顾自地动作

 

    忽被冷待的郭奇林一愣,虽说听了小厮的话知道张筱春闹着脾气呢,可他向来不会将情绪撒在自己身上,多生气都不会给自己脸子看

 

    自己与好友多日不见,即使如此,刚见面也还是将人往戏园子带来捧张筱春的场,散场也是急忙拜别好友一头扎进后台,就这样一场戏下来没少被好友掐话把儿,虽是调笑,但郭奇林心里明白

 

    自己就是想着张筱春,一眼都不愿挪的那种

 

    谁成想欢欢喜喜来见人,只换得一记冷瞥,心里不禁泛起委屈,眼眶里都水汪汪的了

 

    郭奇林眼巴巴地盯着,张筱春慢条斯理地清理脸上的妆

 

    妆都清干净了,张筱春还是没有一点儿搭理的意思,这可让委屈的郭奇林慌了神,忙轻扯起墨灰的袖子晃了晃

    

    凉滑的料子有些攥不住手,仿佛眼前站着的人也攥不到了似的

 

    张筱春虚忙着自己的,其实郭奇林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瞅这模样便知这小人儿还不知道究竟干了什么把自己气成这样呢

    

    自家的人得立立规矩了

    

    张筱春心中思忖,动起了心思

 

   还不知如何是好的郭奇林身子猛地被扯进了人怀,动弹不得

 

    奇林啊,奇林,看我怎么罚你


【辫林】成亲

名角儿张筱春x小哑巴大林

自萌,切勿上升蒸煮

没有文笔,没有文笔

不合规矩的大家见谅

原地自萌,萌小哑巴萌的不要不要的




    京城之内,提起张筱春,张老板,那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怎么说呢?京城中的名角儿,倘若是张老板的戏,必定满场,一票难求


    达官贵人家中若有喜庆事,能请到张筱春来唱堂会,那可是件长了脸面的事儿。不但如此,这府上的千金小姐,那宅中的闺阁女儿,为了得到张筱春的注意算是各出其招,说白了,那女儿家心中是揣着才子佳人的憧憬


    可流水的情意无一份令张筱春动容,有一家是一家的佳人儿都没入得人家的眼。城中人多自然嘴也杂,名角儿的台下之事也就为人“津津乐道”,说法纷纷


    什么张筱春早有家室,只是不与人言


    什么张筱春心中早有所属,不过却是他人妻


    什么张筱春根本不喜女色,唯愿那龙阳之好


    各式各样的版本解释也是成了天桥儿底下一部分说书人的好材料,各家各言,添油加醋就能说上一段,凑个热闹


    说到说书便又要说上一人。京城中“德云茶楼”的郭家老爷 


    话说如此,郭家老爷年轻时入京,扎根在德云茶楼中说书,那时候德云茶楼还只是个无名茶楼,郭家老爷在这儿说尽古今,大人物的英雄豪情,小人家的奇闻异事,皆是娓娓道来,说得头头是道。好听书的人天天定时定点坐在茶楼里听书,一来二去郭家老爷坐拥一众拥趸,这样便在京城中出了名


    后来,茶楼老板因老家有急想关了茶楼,草木无情人有情,一地儿说书说久了自然有些感情,郭家老爷拿着手中攒下的积蓄兑得茶楼,从此改名“德云茶楼”,而后又人逢时运,茶楼生意愈发红火,赚得的钱财郭家老爷拿来与朋友合伙做起别的买卖,至此发了家


    虽说发家郭家老爷却舍不得撂下说书这门手艺,可岁月不饶人,茶楼里便只能请来各处的说书人,而郭家老爷偶尔来上一场解解馋 


    可能有人会问,所谓子承父业,郭家不是生有一子吗?

    

    郭家少爷名为奇林,取麒麟祥瑞太平之意,郭奇林聪明伶俐,为人又是乖巧孝顺,小小年纪便开始帮家中打点生意,虽然年轻,但早已被手底下人尊称“少东家”,只可惜人无完人,郭少爷生来是个哑儿,但万幸是只哑不聋


    所谓男大当婚,到了成亲的年纪,郭家开始张罗起儿子的婚事,可说来也怪,媒人来来回回,郭家的门槛子都要踏破了,郭少爷愣是一个没相中


    郭夫人不禁对郭老爷说道:“孩子怕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吧?”


    郭夫人这话是说着了不是

    

    话说一日,万里无云,早春还留着点儿冬天的寒气,可太阳却还照得人舒舒服服的


    “老爷夫人,张筱春,张老板来咱府门前,说是有要事登门”


    郭老爷与郭夫人坐在厅中下棋,郭奇林在一旁亲手为父母二人剥核桃仁儿

    

    一家好不自在之时,家丁忙来通报


    夫妇听完,对视一眼,二人皆是一脸茫然


    一旁的郭奇林闻言先是稍微一惊,而后像想到什么一般,白净的小脸儿一点一点透出了红粉颜色,好似院中含苞待放的嫩桃


    “快请张老板进来”郭老爷摆手支唤家丁将人请入厅内


    不多时,张筱春一身玄青色银丝暗纹的长衫在前,身后跟着好几个人,抬着几个大箱子


    “张老板如此,是何用意啊?”郭老爷起身将人迎进厅中问道


    张筱春站定厅中,郑重地看了看郭氏夫妇,又将目光转向身后的郭奇林,眼中满是坚定与柔情 


    一时间厅内无声


    轻风拂过,只听得院内传来几声喜鹊啼鸣


    “郭老爷,郭夫人,筱春前来上门提亲”






渣文笔和没文化让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实话实说,我还想开辆车(捂脸)

今天老郭大连场,返场介绍堂主时说再过两三个月就火了,我先炸成烟花为敬!
希望两人前程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