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来吧!
宝贝儿们!
点梗吧!
邪教系列第三弹
辫堂
想让我写什么
您说梗我写!
看好
只限辫堂哦!!!
小车
摩托
三蹦子
卡车
火车
我来者不拒
只要您敢说
只要您不怕我写崩了
评论中就选一位的梗
毕竟辫堂是少数人的狂欢_(:ᗤ」ㄥ)_
来吧
评论给我( ͡° ͜ʖ ͡°)✧

【辫林】中秋贺文——月饼与红线

还算赶上

中秋贺文

大家中秋节快乐~~~

么么哒!!!




郭奇林耷拉两只长耳朵,坐在熟悉的院墙上,两条腿在半空中荡来荡去,眼睛不住地远眺,盼着看着等人回来,手里面攥着一条红线

 

这红线是姻缘线,是他偷偷摸摸从月老那儿偷出来的,将两人的手腕绑在同一条的红线上,这两人便是受了天赐,注定有恩爱长久的姻缘

 

 

 

郭奇林是只玉兔,对,就是嫦娥怀中抱着的那只。

 

每天在广寒宫里拿着小药杵捣药捣得小兔儿闲得慌,郭奇林听说人间有趣,玩心大动,求着自己的嫦娥好姐姐给机会下凡玩,嫦娥人美心善,看着郭奇林在月宫里待得都打蔫儿的耳朵就准了

 

于是,郭奇林化作了人形跑入人间,可人形是变了,但郭奇林的长耳朵却收不住,只好再变一顶贝雷帽把耳朵卷在帽中

 

刚到人间的郭奇林瞅见街来街往的人群,卖各式手艺玩意儿的小贩,琳琅满目,眼花缭乱,眼睛都快不够使的了,走街串巷玩了好久。但街上的东西也就那么多,看着玩着渐渐就乏了

 

 

“听说了嘛,几位,今儿晚上排的是张老板的戏!”

 

“张老板可有日子没唱了,难得啊”

 

“人张老板都是戏楼的大老板了,哪还总能出来唱啊。这不是南边闹灾张罗义演,好说歹说才把张老板请出山,要不哪来的耳福啊”

 

 

正打算回月宫的郭奇林听见街边有人议论,好奇心是噌噌往上冒,这人口中的张老板听起来能耐不小呢。回程的脚慢了慢,扭身奔向了戏楼

 

“爷,您这边儿请”跑堂的领着郭奇林到了座位,还没等郭奇林坐定,一声戏腔婉转绵长,韵味十足,台底下的人跟炸了锅似的,鼓掌叫好,帽子里的耳朵抖了两下,待郭奇林瞧清楚出场的人

 

一身戏装,描眉画黛,举手透袖,郭奇林的眼睛都瞅直了虽听不懂戏,但听得出好啊,整场下来,郭奇林目光黏在张老板身上,怎么的都摘不下来

 

一曲唱罢,台底下的姑娘小姐,达官贵人,纷纷命人将包好的金银赏钱扔上台,郭奇林傻乎乎地在一旁看着,心里头也不知这些规矩,但激动的心思驱使着他也想如此,可这从天上下来的玉兔怎会揣些首饰什么的,情急之下,从怀里掏出一物包好,一个巧劲儿轱辘上台

 

 

“王先生,这些是方才云雷在台上,观众赠予的抬爱之物,既然在下答应一切为了这次赈灾,这些珠宝首饰,也请代在下尽一份绵薄之力”

 

“张老板戏好仁义,王某就此谢过!”

 

寒暄过后,张云雷准备坐车回宅,关上车门,身旁的人凑到耳边:

 

“爷,今儿台上的东西里有一样我刚才没给”

 

“怎么回事?”

 

身边的人自是跟随多年的,定不会私自藏匿,想必是有原因

 

“爷,您看”

 

从口袋里掏出东西,外面包着的缎子精致得令人咋舌,上面的绣工也极不一般,这满城最好的手艺人都绣不出如此的样式,就这么一块料子定不是一般人家之物,张云雷盯着包料看了一会,将其打开,看着里面的物件儿,是哭笑不得

 

“月饼?”

 

“对,爷,我看着包裹的料子这么好就没忍住打开来瞧了一眼,然后就看见这个,刚刚您说捐物,我就把这个留下了”

 

“行了,我知道了”

 

满台扔上来的东西也过不了数,再者说,这月饼也不能捐啊

 

张云雷仔细瞧着手里面的月饼,也不知道是包的好还是怎的,这月饼倒没怎么碎,月饼皮上印了个小兔儿,模样是挺可爱的,张云雷不禁笑了笑,用这么好的料子包块月饼扔上来的,别说,这么多年他还是头回见

 

手里边握着这块月饼没丢,到了家宅门前,下了车,正要往屋里走

 

“等等!”

 

蹲在人大门边儿上的郭奇林忽然蹦出来

 

“呦呵”张云雷被冷不丁这么一下也是吓了一跳

 

“啊,对不起”郭奇林自己也觉得有点儿唐突,小声道歉

 

他本是想听过戏就走的,可出了戏楼,那心里就像初春要顶出地皮的小草、下雨之前的闷天儿、后背上自己永远挠不到的痒肉,朦朦胧胧却又想破土而出,想再看看张云雷的心思闹得慌,于是,打听着来到张云雷的家宅门前,寻思再看一眼,再一眼就走

 

好不容易等到了人,郭奇林偷瞅了一眼,却看见张云雷手里的那块布,一个没忍住便蹿了上去

 

张云雷定了定心神,只瞧见眼前人头顶棕色贝雷帽,身穿白色衬衫,焦糖色的长裤,两条夹在腰上的背带看得人格外显小,一双细目,单睑却有神,眼梢微提含着娇,翘嫩的粉唇轻启,两颗兔牙若隐若现

 

哪来的小兔子,怪可爱的

 

想到这儿的张云雷突然想起来手里的月饼,可说眼熟,饼皮上的印花

 

“您是?”

 

“我是,我是您的戏迷”郭奇林说话的声音愈来愈小,到“戏迷”二字基本就听不见了

 

郭奇林从未有过这样的状态,刚才台上的戏确实好听,但是,迷住人的,真的就是戏吗?刚才蹲墙根儿的郭奇林自己砸吧砸吧嘴,心里面想起来嫦娥姐姐说的:

 

“好大林,你要是有机会遇上,你就明白什么叫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当时的郭奇林一心只在嫦娥姐姐的红酥手摩挲背毛摩挲得舒服,哪里听懂听细,直到遇见张云雷,嫦娥姐姐的话才满脑子里面跑

 

情与爱,遇见了,才能真正明白

 

“我做的月饼您觉得好吃吗?”

 

郭奇林一直生活在天上,人间的人情世故一概不知,他也不会去想这月饼与那些个金银财宝能不能相比,能不能入得了眼前张老板的眼

 

“月饼是自己做的?”

 

“嗯,枣泥的可好吃了”

 

张云雷抬手,月饼完整地待在掌心,上面的小兔看起来愈发可爱了

 

“您没吃啊”郭奇林看见圆圆的月饼,心里面有点儿失落,脸上也不知隐藏,头就垂下了

 

“是怪好吃的”

 

“爷!”

 

张云雷按住身旁人的呼声,掰了块儿月饼放进了口,细细地品尝起来

 

一旁的人惊了好一阵子,张云雷成角儿之后是有规矩的,送的吃食一概不动,毕竟人心隔肚皮,在戏园子里嫉妒成疾的龌龊事情还少嘛

 

但看见郭奇林的脸上带着失落,张云雷的心都软了,那眼睛里的干净张云雷是见得真真的

 

“您喜欢就好”仿佛多云突转晴,小脸又亮了起来

 

“那还愿意送吗?”张云雷没忍住,口中又说一句

 

“愿意愿意”

 

“那好,这个月每个礼拜一至礼拜三,戏楼都会挂我的水牌,来听?”

 

闻言,一旁站着的人更是吃惊得直挠头,张云雷已经许久未安排如此频唱了

 

“好!”两只小手握拳叠在一起,小脑袋瓜儿兴奋得直颠儿

 

 

月光底下两人各怀情意,眉目里是淡淡的柔情

 

 

自打见面之后,两人你来我往,每每张云雷唱戏,郭奇林就会送上块自己亲手做的月饼,绵细的豆沙、香浓的五仁、润口的莲蓉,而两人口中的“您”也渐渐成了“你”,成了“奇林”、“云雷”

 

 

但郭奇林这边藏着事儿呢,他不是凡人,是广寒宫里头的玉兔啊!

 

当郭奇林站在张云雷面前摘下帽子,露出两只长耳朵的时候,张云雷惊得说不出话来,郭奇林想伸手够他,但吃惊的人本能地后退了几步,伸出去的手就扑了个空

 

郭奇林钉在那儿,看着张云雷,心口泛痛,红通通的眼睛掉了几颗金豆子,接着就成线儿似的往下滑,小泪人儿扭头回了月宫

 

 

郭奇林在月宫一天天过得无味,化成兔形圆滚滚的小肚子都瘪了下去,毛色更是暗淡许多,一想起来那天张云雷惊讶的表情,难过得蜷成一小团,嫦娥看得直心疼

 

“大林啊,听姐姐的话,别想了”

 

爱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哪里是说拔就拔

 

 

 

于是,郭奇林偷了月老的红线,悄悄地等在张云雷宅中

 

“奇林!”

 

看见了多日不见的人,张云雷心中欢喜,郭奇林向自己坦白真身之后再无音讯,张云雷想找却没法找,急得人团团转

 

“你可算回来了”

 

手掌一把握住郭奇林的手腕,不敢撒手,怕人再从眼前不见

 

郭奇林另一只手系好了红线背在身后,低头死死地盯在张云雷露出的腕子上

 

 

只要系上,两人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眼睛像坏了的水龙头,这几天的委屈不安一股脑地涌上来,泪水滑过小脸,张云雷疼的心尖儿直颤

 

眼泪止不住地落下,郭奇林也管不了那么多,另一只手猛然伸过去想要将红线系住,可没成想,张云雷抬手为自己擦泪,

 

半空中的手往前不是,往后也不是

 

夜里的风不算大,但吹起长耳上的细毛与额前的软发,簌簌地痒,惹得郭奇林不自觉地甩了甩头,长耳朵随着晃了晃

 

张云雷眼尖地看见那小手里的红线

 

“奇林,手里的是什么?”

 

郭奇林摇头的模样让张云雷甜化了心,抹掉泪水的手揉了揉长耳朵间的顺毛,又带了些好奇,手指摸上长耳朵垂下来的部分,毛茸茸的手感极好

 

敏感的耳朵被人捏着,郭奇林挣扎着想往后退,可耳朵还在人手里

 

“奇林,手里的是什么?”

 

张云雷因为郭奇林的样子嘴角上扬,又问了一遍

 

“红线”

 

“干什么用的?”手里头又软又糯

 

“月老的红线,说,说”郭奇林痒得不行,但只能缩缩肩膀,眼角还挂着泪花

 

“说什么?”

 

“说两个人系在一起就能长长久久,再也不能分开”

 

郭奇林哆哆嗦嗦地将自己系好的红线露出来给张云雷看

 

张云雷眼睛里都是眼前的小兔子,爱情并没有只在一人心中萌生,而是有所回应,情意至此,一把把红眼的小兔儿搂进怀中

 

“快给我系上吧”

 

 

 

 

 

 

 

 

 

 

 

 

 


吃糖还是嚼刀片[即第一届甜虐搞事大赛(鬼知道会不会有下一届)]

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嘛:

如题


这是太太们中秋节的一场搞事


这是甜虐之间的一场较量


背上输了搞一万字长文的赌注


 @怡宝两块一瓶   @罐儿  @一颗橘酱   @西亭  @酱油姑娘  @一块儿桌围子  @嗨木木桑  @叶渝北 (排名不分先后)


八位太太携手带您各位坐一次时速八千米的过山车




每个章节都由不同的太太来写下


喜欢哪一个章节请您务必按下小红心和小蓝手


太太们需要你们的鼓励



【饼堂】关于为什么小烧麦不够吃

设定:
男男非abo生子
产ru
关于怀孕胀nai问题
要是写的不对
不要说我
因为我没试过啊
然后这个梗
来自
我和 @单只拖鞋 两人羞(you)耻(xiu)的脑洞
切勿上升蒸煮
最后强调一句
堂堂的胸
美好ԅ(✧_✧ԅ)

见评论

【秦堂】可能是话筒福利

邪教第一弹

秦堂篇




秦霄贤并不是经常往话筒上磕,当然,话筒也并没有特别喜欢往他脸上糊

 

但即使如此,这两者冷不丁接触一下也是快要了命的,当然,要的也是秦霄贤的命

 

秦霄贤是个老实孩子,这么结结实实地磕了一下,话筒怼在下唇肉,往牙上一送,硬邦邦碰上软绵绵,其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眼泪汪汪的算是将一场就和下来,整场没少被张九泰埋汰

 

“我重申一遍,我妈不让我和傻子玩”

 

台下的人笑得前仰后合,台上旁边的也没少乐,泪汪汪的秦霄贤心想:

 

为艺术献身

 

终于完了事儿,纤细的腰垂着,半弓着身子哼唧唧地在后台晃悠,手里还捂着嘴

 

“给你”

 

一只指节分明的手从身后伸过来,手里头是冰镇可乐

 

“孟哥!”

 

好几天只能电话里听见的声音响在耳边,猛然转身,思念的爱人出现在眼前。

 

墨绿的背带裤配上奶绿的短袖,这三十岁的人怎么就能这么嫩,这么好看呢!秦霄贤觉得嘴不疼了,满眼全心都是眼前的孟鹤堂,眼睛笑得弯弯的

 

“我休假你就作!刚进来九芳就告诉我,你又和那话筒较劲,你说你和它别什么劲啊”孟鹤堂口中埋怨,可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烁的尽是心疼

 

“这不巧了嘛这是”秦霄贤吸了吸鼻子,蹭到孟鹤堂身旁

 

“这话让你用这儿哒?”杏核眼一瞪,瞅着装乖的人,又气又想笑,“过来”

 

扯着秦霄贤薄荷绿色的大褂往沙发上甩,两人并排坐,周围也没什么救急的东西,举起冰凉的可乐瓶子小心翼翼地靠近肿起来的嘴唇。孟鹤堂本是个心细的人,怕瓶身太冰,手指头垫在瓶颈下面,轻抬缓放,生怕过冷激着伤口

 

几下,嘴唇的火辣辣就被舒服的凉意替代

 

“孟哥,我这样方便”

 

高个子的秦霄贤放倒身子,躺在了孟鹤堂的双腿上,仰头便能看见心心念念的人

 

“你大褂!皱啦皱啦”

 

秦霄贤的孩子气甜化了心,可能也是好长时间没见着了,孟鹤堂嘴上说着但也还是纵容

 

“没事,孟哥给我熨”秦霄贤说得赖皮,作势还要搂孟鹤堂的腰

 

“咳,还有人呢,两位诶”

 

一旁的众人中终于有个憋不住出声的

 

“怎么——”秦霄贤刚要张口

 

“好家伙,您二位这是过来保护视力来啦?这绿的啊”

 

下了场的孙九芳抬眼就是两个小绿人

 

孟鹤堂虽说是队长,可平日里也没有个队长的架子,被这么一说有些红了脸,想要往起站

 

那秦霄贤能让嘛,台顶上被笑话半天了,好不容易看见孟鹤堂不得使劲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脑袋往下一沉,疼劲儿又“回来”了,张嘴哼唧

 

“孟哥,疼”

 

肿起来的嘴说话不利索,加上有意为之,声音里还掺了哭腔,挺大个的男孩猫着身子往怀里一软

 

“孟哥,你看看是不是流血了”

 

手指翻开下嘴唇让人看,孟鹤堂听着话,羞涩抵不过心疼,弯身检查秦霄贤的伤,秦霄贤跟着往上凑,两人头抵着头

 

 

 

“你不觉得这根本就是晃瞎了吗?”宋昊然可怜巴巴地看着孙九芳

 

“我干闺女不愁没狗粮吃”张九泰往嘴里灌了一口可乐

 

 

 

 

 

 

 

 

 

 


【饼四】妻不如偷(che)

这个梗

三观不正

三观不正

三观不正

tou  qing  play(划重点)

说到底是想着这算情侣间的感情调剂

所以我才写出来



链接见评论

我想写各色邪教
剑郎春
饼堂
秦堂
辫堂
郎良or良郎
阎辫
。。。
。。。
。。。
你们有没有想看的
想看哪对
不嫌弃的话
我来写啊~~~

瞬间
毫不留情
发第二张里吧

我再说一遍
@单只拖鞋 太太聊天
插泪管子上啦
太太也请您挖坑好好填
爱您
么么大

连发两条
就是今早开了手机
二爷好帅
堂主好帅
九良好萌
烧饼好看
。。。
就是各种土拨鼠
我不行了
想看纲丝节
优酷给点儿力吧
_(:ᗤ」ㄥ)_

视频来自网上哈
这两个小妖精还玩儿变脸
这么一看二爷真白啊
其实我就是想说
我也想看纲丝节
他们太好看了
_(:ᗤ」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