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平时看到妮妮总觉得是软软亲切的
虽然是个超级有名的演员,气场却不压人
经常骚气外露的可爱人儿
只有看到susan的时候才会这种霸道总裁
舔屏~~~舔屏~~~

自从成为了老年人,再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艺人
明明是个叔控的,可是躲过了那么多小鲜肉
没躲过荷兰弟,他是吃可爱长大的吗?!!!!!!
虽然年龄不大,却有些可靠成熟的一面,可以取代男孩用男人形容
不行!不行!我被撩到了

【铁鹰】Omega的味道

    abo中的流氓——abo不开车

    私设:三种性别:Alpha ,Beta,Omega

          只有Omega是有味道的,Beta基本上感受不到Omega的味道,A          lpha可以感受到

          每一名Omega都有自己的味道,没有味道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          题 

    日常警告:文笔渣  OOC  无逻辑 



    Clint是一名Omega


    当然,现在的社会是个开放自由的社会,所以,古老的Omega歧视早已不存在。Omega早已不再是一辈子等着被标记,被绑住,在家中只负责生育后代,当今的Omega在不断地平权争取过程中,在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许多高位要职中也逐渐地看到Omega的身影,而且在不断地增加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Omega在生理上确实存在巨大的影响性,在气味上对Alpha本性的吸引,自身发情期的问题,这些仍是隐患。


    因此,许多的Omega选择在工作和生活中选择经常携带抑制贴。


    Omega抑制贴,将它贴在后颈的腺体上,抑制Omega甜美的味道逸散,贴上抑制贴的Omega就犹如无味的Alpha和Beta一般,尤其在发情期这样的特殊时期,可以控制Omega对Alpha产生的影响,同时有一定的抑制剂作用,可以更好地为一些Omega提供准备和注射抑制剂的时间,同时没有任何身体伤害,所以备受Omega好评,成了为Omega生活的必备之物


    作为神盾局的八级特工*以及一名复仇者,Clint必然经常与抑制贴打交道,常年贴着抑制贴的Clint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味道如何


    也是如此,发生了一些趣事 


    “把衣服换了吧,我来驾驶”Tony脱掉盔甲,走进驾驶室,看着因为刚刚一场大战而衣服破烂的Clint说道


    “他们呢?”


    “Cap和Natasha在向Fury汇报,Bruce在休息室歇着,Thor应该已经在阿斯加德了,他那个弟弟好像又不消停了”


    Tony说着已经站到了Clint身边,拍了拍Clint的肩膀


    “快点儿,一会儿到了,可不想让人以为我们有两个Hulk”


    “好吧”Clint疲惫地笑了笑


    这次战斗是场大战,一轮又一轮出现的外星怪物,让整个队伍应接不暇,结束后大家早就狼狈不堪,满身灰土,其他人在飞行途中换洗,但是,Clint一直在驾驶飞船,所以仍旧破破烂烂


    Tony本就注意Clint,超级英雄中唯一的Omega,必定会引起这位天才的注意,开始只是有意地观察,虽然对Omega没有任何歧视,但是在残酷的任务面前,Omega的生理弱势Tony势必极其关注,他不允许队伍中除了他以外的其它成员有任何闪失,可渐渐地,这种有意变成了无意,不自觉地关注 


    拉起弓的坚定,训练时的自信,工作室里的讨论,电影之夜的调侃


    在Tony心中,Clint的形象越来越丰满,越来越生动,同时,占领心中的位置也越来越庞大,爱意就这样日积月累地增加着


    跨越了性别,Tony从未知晓Clint的味道,虽没有本性上的诱导,但却无法自控地被吸引着


    不过,不知晓并不代表不好奇,Tony作为一名伟大的未来学家,怎么会没有好奇心,尤其是心爱人的味道


    Tony代替Clint坐在驾驶位上,Clint跑到了Tony身后的位置,没有立刻换衣服的他,弯下身子在椅子下面的储存箱内摩挲一会儿


    “找到了!”


    然后就是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还夹杂了几声纸盒破开的声响


    尘土硝烟味道的驾驶舱里,一缕黄油,面粉和砂糖混合烘烤的香甜味道让Tony怔了一下


    “Clint,你在——小甜饼?”


    Tony迅速地回了下头,一下子就抓到了味道的来源——拿着甜点盒子的Clint


    “大厦楼下的那家小甜饼,排队都不容易买到”


    刚换好衣服的Clint陶醉地从盒子里拿出一块,欢喜地咬了一大口,甜食治愈了战斗带给Clint的疲惫,香气甜化了Tony的心,尤其是在Clint伸出粉舌舔了舔自己手指上的饼碎时


    Tony终于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要好好驾驶时,他突然注意到低着头的Clint露出后颈的皮肤上抑制贴由于沾满了灰土失去粘性,仅剩一条小边儿还扒在Clint皮肤上


    “Clint,你的抑制贴...”Tony出声道


    “天哪!”


    Clint像被烫到了一样,一边忙按住抑制贴,另一边拿出新的,飞快地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平静驾驶的Tony,尴尬地掰了一块饼干塞进嘴里


    而所谓“平静”驾驶的Tony心中确是惊涛骇浪


    Clint竟然没有任何味道!


    Tony对自己的嗅觉充满自信,整个驾驶舱里只有渐渐消退的尘土味道和小甜饼的气味,没有其他任何味道,Tony有种吞了药片一样的泛苦,心爱的Clint竟然没有属于自己的味道,作为Omega,自己的味道是一种象征,在工作和日常中需要控制,可是面对喜欢的人,味道便是求爱的关键,想到这里,Tony更是不舒服 


    每天都贴着抑制贴是为了隐藏这个“秘密”吗?


    Tony心里七上八下的,却在眼下不得不试图转移话题


    “咳——小甜饼...很甜”


    “哦...哦”


    Clint出声附和了一下,脸微微泛红

    

    


    Tony知道了Clint的“秘密”,之后的日子里,Tony非常关注Clint的抑制贴,每天都要偷偷摸摸地检查几次Clint是否记得贴,小心翼翼地陪着Clint保守着“秘密”


    一个没有任何入侵的假期,每位复仇者都去过自己的假期了,大厦里空空的

    

    在工作间里过假日的Tony为了更好地不眠不休,准备去厨房泡杯咖啡,还没走近厨房就被浓郁的香甜气息包裹,心莫名地悸动让Tony有些失神


    “嘿,1900**”身着白色浴袍的Clint站在烤箱旁边,转身送给Tony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们的关系还差那么一点儿,暧昧的气场常常萦绕在两人之间,其他的复仇者们都察觉到了,不过朦朦胧胧,两人谁都没有戳破,超级英雄们迈出那一步也是需要时机的


    “我还是会下船的**,出来泡杯咖啡”


    Tony回过神来,举起自己的杯子在Clint眼前晃了晃


    “好吧,我在做小甜饼”


    “我们的特工先生竟然没有去享受假日”


    “享受陪Nat逛了五个小时的商场?不,况且...”


    “况且?”


    “叮——”烤箱的提醒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Clint利落地转身,套上隔热手套,弯下腰去,慢慢地挪出烤盘,移到料理台上,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成果,抬头笑眯眯地盯着举起杯子正准备喝一口的Tony


    “你还待在大厦里”


    “咳咳咳——”突然的话语砸到了Tony天才的脑袋,空气中美好的香气夺走了Tony平日能言善辩的好口才


    “咖啡太烫,最好小心点儿”Clint依旧笑吟吟的


    在喜欢的人面前有些丢脸,眼神飘忽不定,却又立刻发现了什么


    “Clint,你忘了抑制贴”


    “洗澡摘下来忘记了”说罢,Clint立刻离开了厨房,跑向自己房间


    扔下Tony和诱人的甜香

    

    


    “Nat,我知道了Clint味道的事情”Tony坐直了身子,语气里带着少有严肃


    “所以,你想说些什么?”美艳的Beta特工站在吧台后面,手向后一捞,顺起一支酒瓶,给自己和严肃的男人各倒了一杯


    “我喜欢Clint”


    “我们都知道”Natasha撇了一眼,无聊地喝起了酒杯里的酒


    “Natasha,我是很认真——”Tony终于坐不住了


    “Ok,我懂了,你知道了Clint的‘秘密’,然后想向Clint表白,但我得说,第一,我是个Beta,Omega的味道我基本感受不到;第二,要向Clint表白的,不是我,是你”Natasha放下了杯子,双手撑在吧台上,居高临下地凝视着Tony


    “好吧,我明白了,不管Clint是否有味道,我都爱他,味道我不在乎!”下完决心的Tony猛地将酒灌进嘴中,“啪——”的一声将酒杯拍在吧台上,起身离开


    “他是不是弄错了”Natasha皱起眉头,鲜有地疑惑起来 


    “Clint!”


    正在卧室里擦拭弓身的Clint听到声响,飞快反应,起身,拉弓,瞄准,动作一气呵成


    看清来人之后,紧绷的状态才放松下来,放下了手上的弓 


    “抱歉,Tony,怎么了?”


    “我有话对你说”Tony伸出一只手衔住Clint握着弓身的那只手臂


    “Clint,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伸出去的手又用了些力


    “To——,哈,我没想到是你先说的”看着Tony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Clint想摸摸他的脸让他也可以放松下来


    伸出去的手掌却被拦下,一个拦腰,Tony将Clint紧紧地拥住,脸埋在Clint颈窝,鼻尖在Clint的抑制贴上轻轻地蹭了蹭,整齐的小胡子滑擦皮肤,把Clint弄得痒痒的,忍不住缩了缩


    Tony保持着姿势不动,闷闷地说


    “我是个天才,如果你想,我会治好你”


    “治好?治好什么?”


    “你没有味道,我都知道”


    “Tony,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Clint从Tony的怀里拽出自己的一只手,一把撕开了脖子上的抑制贴


    熟悉的味道争先恐后地钻进Tony的鼻腔


    “小甜饼!”Tony惊讶地弹了起来


    “没错”Clint摸了摸鼻子


    “Oh,Clint,I ,that`s so adorable!” 


    彩蛋——


    “那Natasha说的‘秘密’是?”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味道”


    “为什么?”


    “不酷!”

    

    

    

    

    PS:*——漫画中的鹰眼是神盾局八级特工,电影里才是七级特工

            **——电影《海上钢琴师》中的主角名字,婴儿时被遗弃在船上,一生都未曾下船 



【铁鹰】Clint点了一次昂贵的服务

本想好好开车,但是变成了自行车
本想好好骑自行车,结果忘了自己不会骑自行车
所以。。。额。。。
就剩个车轮子了,车没飙起来,只有额。。。前戏?或者前戏都不算?
各位看完不要砸我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0482043378479

ps:如果上面的链接不行,就直接评论告诉我~

【铁鹰】反应视频——直男与GAY第一次的法式热吻

今天在B站看见了一个视频就是“直男和Gay的法式热吻”,然后就在想这篇文,我真是不知道自己一天都在想些什么~~~

警告:文笔渣   逻辑无   OOC




    “Well,我可以摘下来了吗?”

    

    “这眼罩真的是密不透风,偷看都不行”

    

    “OK,两位可以把眼罩摘掉了”

    

    “WOW!Tony Stark!”站在Tony对面的人吃惊地说道,但很快反应到自己的失态,看着Tony望向自己,尴尬地挠了挠头,讪讪道: 

    “Hi,Mr.Stark,我是Cli——”

    

    “好啦,我们马上开始!”围在两人周围的一群人中一个银色头发的男孩打断道

    “这个视频是我们组的社会作业,目的是希望更多的人们能对同性人群消除隔阂,不要因为特例妖魔化,同时也增加人们了解。所以,请来Mr.Stark也能增加关注度,各位注意力集中,大家一起把这次作业好好完成”男孩身边的 深红发色的女孩一脸严肃地说明着

    “所以,所以,我们可以快点儿开始了吗,Wanda?那个,已经等不及了”银发望着站在镜头前的两个人,脸色有点儿莫名的微红 

    “我知道了,Petro”Wanda冲着中间的两个人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 

    “各就各位!我们的作业就靠中间的这两位了,‘直男和Gay第一次的法式热吻’开始!”

    

    “Hi,我叫Clint,Clint Barton,我是个Gay”

    Clint终于把刚刚被打断地自我介绍说了出来,不过不是对着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的Tony,而是对着镜头

    “Hi,我想你们都认识我,我是Tony,嗯,根据至今的报道,我是个直男?”镜头下的Tony终于舍得赏个正脸给镜头,一如既往地花花公子的不羁风格,挑眉戏谑

    

    “Mr.Barton,你有和直男尝试过这种吻吗?”

    

    “拜托,叫我Clint吧,然后就是,没有”镜头前的Clint并没有显得拘谨,但是并不代表不紧张,镜头没有拍到的手在身后不自然地捏着衣角

    

    “那Mr.Stark?和Gay之间有过——?”

    

    “Tony,还有就是暂时还没有,这张嘴现在还是美女在排队”Tony继续不正经着,镜头前的Stark往往就是如此

    Clint因为靠近的距离,听到了Tony细微的后话

    “真可惜”

    Clint奇怪地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向Tony,焦糖色的眼睛又如之前,注视着自己,望着那片焦糖海,Clint心跳得有点儿快了,不知道是海里的自己还是海的主人,好似夹杂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绪 

    从摘掉眼罩开始,对面的Mr.Stark就好像见过自己一样,想到这里Clint不禁摇头,低头笑了笑,自己只是个开咖啡馆的人,虽然店小有名气,但Clint有自知之明,被这么个亿万富翁知道,他也就只能在所谓的白日梦里想想了

    

    “那你们在生活中这样的接吻频率高吗?”

    

    “嗯...有一段时间,没有过了” 

    自从开了自己的店,Clint可以说是最称职的店主了,每天上午九点开始,咖啡,点心还有服务,每一项他都一丝不苟,好友Natasha都戏称他对店的心爱程度,不亚于对一个男朋友了,Clint也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嫁”了,属于自己的店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积累到的人气也是实至名归 

    

    谈到这样的私人话题让Clint的紧张更甚,开始总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摸摸自己的鼻子 

    “嗯...让我看看,两个月零三天,可能现在两个小时五十二分钟?”说着话的Tony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表

    Clint被Tony的动作逗笑了,身体的紧绷放开了一些 

    

    “你说的也是没有吗?”

     

    “当然,我在等个人,可是这人好像还没什么自觉,所以只能给他留着了” 

    “还会有人让Mr.Stark等得人吗?”Clint放松了下来,终于和Tony有了交流

    “Tony,darling”微微压低的声音从两片柔软的唇中吐出

    Clint忽然觉得这房间里好像有些热

    

    “你们觉得接吻是亲密行为吗?”

    

    “这个当然”Clint立刻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是的,起码两个人嘴对嘴,舌头伸到对方嘴里,不过,要是能是亲昵行为就更好了”

    

    “那,接吻不是亲昵行为吗?”

    

    “和自己的爱人是”双手插进西装裤的口袋,认真的表情难得的出现在Tony的脸上 

    Clint眼中的微亮变得闪闪发光 

     

    “那好,最后一个问题:鉴于我们的主题,需要Clint先开始,可以吗?”

    

    “可以”

    “没任何问题”

    

    两人转身面向彼此,面对面,Tony最能吸引人便是那焦糖色的双眸,Clint觉得这样直视对自己的杀伤力可能有些大了,于是飘到了眼角的细纹,微微泛青的眼圈,修剪整齐的小胡子,最后来到了透粉的唇

    近距离地观察,Clint咬了咬下唇,浅浅地向前探了探身子,破坏掉了彼此的安全距离,Tony挑起了嘴角,偏过头,在镜头看不见的位置 

    “放松,Clint”

    “Clint”扫过Clint的耳垂,泛起一阵酥痒,那些不确定的情绪开始不满于只躺在角落里,在Clint整颗心里撒欢地跑了起来

    Clint突然低头,碰在Tony的唇上,Tony配合地张开自己的唇,Clint的唇粘了上去,与唇的大胆不同,舌尖小心翼翼地探入,触到了同样的柔软

    本想着循序渐进,却没想到Tony久等的舌头再被触碰到的一瞬,便立刻缠住对方的舌在彼此的口中的空间内缠绵,Tony的手轻搂住Clint紧实的腰肢

    两人的嘴唇胶着,Tony的舌尖抚过Clint的上颚,细微敏感的神经让Clint的脊背泛起一丝颤栗,手不自觉地握住Tony的手臂,手指随着吻的深入掐进手臂的肌肉

    舌尖退出彼此的口中,Tony依依不舍地轻含住Clint的下唇

    

    两人终于结束了整个吻,Tony满意地看着Clint的双唇变成了鲜亮的红

    

    “咳,两位要说说感受吗?”

    

    “咳,他没有咬我”Clint转头看向了屋里的一角

    “非常满意”与Clint不同,Tony笑容满面,然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那,你们还会再来一次吗?”

    

    “如果可能?”说完的Clint又开始观察天花板了

    “只要他愿意,多少次都行” 

     

     

     

彩蛋1——

    “这算不算以权谋私?Wanda”

    “Petro,Mr.Stark已经盯着人家两个多月了,除了让Jarvis不断地他家的甜甜圈和咖啡,再不做点儿什么,我都要着急了”

    “ Mr.Stark和老爸有点儿像啊,之前追老妈的时候,天天到老妈的大学里蹲点儿”

    “老妈?我要告诉Charles,你又叫他老妈!”

    

彩蛋2—— 

    “Clint,你愿意与我共进晚餐来赔偿我吗?”

    “赔偿?”

    “没错,为你现在才来掰弯我的赔偿” 

     

     

    

    

     

     

     

     

     


【贱虫】前篇???——Peter Parker的日记

这是就是我想的 当Wade Wilson成为了死侍,他还是Wade Wilson吗? (我才发现这名儿像绕口令......)这个故事整个的前后了

    本来不想写日记的,但是总觉得老是正常的写文格式会有点儿无聊,就试了试日记

    然后就是老生常谈了!!!

    警告:文笔渣   逻辑无   大写OOC



8月3日   4:14 AM   天气:热得快化了

    今年纽约意外地热,谁来照顾照顾快融化的Spiderman,就连巡逻的时候温度都高得吓人,一定是JJJ说太多话了,二氧化碳排放过量。

    噢!对了,今天我写日记是因为件大事!!!

    我的身份被个陌生人看见了,一个看起来就比我大的男人,但他是个雇佣兵,天啊,Spiderman明天就要被全纽约人民知道他其实是个学生,叫Peter Parker,被蜘蛛咬过一口

    嘿!等等!他好像人还不错,起码在我错把他当成抢劫犯的时候,他也没生气,怎么说我都把他粘在墙上了

    都怪这该死的天气,否则我也不会还没到家就把面罩摘下来,不过不得不说,把面罩摘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活过来了,我的头发都整个扒在头上了,活过来的感觉才让我的蜘蛛感应放松了,一定是这样的,否则我怎么会又遇到他还不知道,还让他看见我

    但是,他应该是个好人,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他竟然看见我的脸第一句话就是“Spiderman真的穿的是丁字裤吗?”

    谁说的!!!

    

10月11日   6:32PM   天气:出奇的好

    我在等Wade一起打游戏机,第一次约会什么的,我不想和他去个游乐场什么的,我们要去他家玩

    真想不到我会和他在一起,他还知道我是Spiderman,当然我也知道他是个心好却死不承认的雇佣兵,明明连小猫卡在树上都会立刻跑去救,却还咬牙说这个灰玩意儿卡在树上发出的声音太难听了

    不写了,他快要到了,他坚持要来接我,虽然我觉得我还是认路的

    

12月25日   4:20AM   天气:雪刚停

    圣诞快乐!!!

    刚刚巡逻回来,开门就看见Wade那家伙手里拿着个槲寄生绑成的“花球”举过脑袋,傻乎乎地说:

    “我的乖宝贝儿!快过来吻你的男朋友,看在他已经站这儿快两个小时就为了把Spiderman的小嘴儿抢走的份儿上!”

    这个可怜的傻大个儿

    

3月14日   11:21PM   天气:我忘了,我现在腰疼

    我真心觉得让我连续一天都在神盾局里特训都比现在强!!!

    我的腰,混蛋Wade,这家伙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吗? 

    

6月8日   7:10PM   天气:没有下雨 

    我要迟到了,但是,Wade在厨房里系着一条粉色围裙,就是那种小女孩都喜欢的公主粉红色,他在准备煎饼,现在整个屋子里都是煎饼的味道,我不知道,他好像在里面放了什么秘方什么的,他做的煎饼让我有点儿上瘾,我想每天早上都能吃到

    今天请假吧......

    

8月3日   2:12AM   天气:为什么我觉得外面天是粉色的,Wade围裙的那种

    今天是一周年,我不应该像个过三天纪念日,一周纪念日,还是什么三个月纪念日的那些人

    但是,对方是Wade,我愿意和他过一周年!

    况且这么不一样!

    我准备了礼物,噢!我还准备了礼物——一枚戒指

    这不是什么订婚戒指,求婚戒指,我只是想告诉Wade我想和他在一起,我不知道能有多长时间,但是我想这是个保证,不,承诺,承诺

    可是我没想到Wade也又准备,而且也是戒指

    “Peter宝贝儿,哥不是,额,哥不是想困住你,对,你是Spiderman,你看看这小圈儿连你的手腕都绑不住,你手腕那么细,腰也是,哥竟然还没把你养胖点儿!天呢!哥就是想,告诉你点儿什么,只向你一个人,这戒指说明什么你能明白对吧?对吧?快告诉哥你能,哥脆弱的小心脏都能来场F1的比赛了,哥——”

    我应该一辈子都忘不了Wade那副表情,在我费了不少劲才从他身下面拔出我的手,掏出枕头底下的戒指,他就像个受到惊吓的小女孩,两只手把自己的脸都挤出了两个坑

    “我想我能明白?”我忍不住了,Wade现在看着就像邻居家的那条金毛犬!

    还有就是,他选的戒指长得真幼稚,不过我就是喜欢  


10月20日   5:21PM   天气:我忘了,天应该是灰蒙蒙的

    刚从医院回来,我回家来取衣服,我想静一静

    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和Wade身上,Wade躺在医院里,脸色惨白,家里的墙都没有他白

    他还没教我打通关

    我还没吃够他的煎饼,那么好吃

    他还没修好我的模型

    我们还没待够五十年

    我还没说够“我爱你”

    好了,眼睛都有些看不清楚了,模模糊糊的,我不想再写下去了,会好的,会,好的,我想去医院,我想陪着Wade,也想让他陪陪我

    谢谢Fury帮忙准备的医院

    

12月25日   4:33AM   天气:

    我把Wade弄丢了

    他不要我了

    他留下了戒指,说好的戒指

    几天了,我睡不着,Wade不在这儿,混蛋,我从来不知道他那么占地方,床空空的

    他是个混蛋


1月13日   5:11AM   天气:该死的晴天

    我不需要休息,可是Fury和Mr.Stark一定让我回家休息,那个犀牛脑袋只不过戳伤了我的胳膊

    我不想回家,到处都是,太多了

    梅姨说想我了,她想让我搬回去陪她,我知道梅姨爱我

    但是,我不想离开,万一Wade回家,我想第一个看到他

    我也不想梅姨担心

    不,我不要离开

    

12月24日   6:01AM   天气:下雪了

    我看见了个怪人,像我一样戴着头套的那种,也是个混蛋雇佣兵

    我觉得怪怪的,他一见到我就跑,可是我觉得他好熟悉

    Wade?

    

12月30日   2:34PM   天气:冷

    我昨天又碰到他了,他帮了我个忙,把犀牛脑袋扔进了垃圾桶,我想和他说谢谢,但是,他跑了,怪人

    还有,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蜘蛛感应每天都发疯

    

1月14日   5:30PM   天气:有个好太阳

    梅姨又让我搬过去,像以前一样住在一起了

    我拒绝了

    恶!这饭做得一如往常地难吃! 

    我还是能感觉到每天有人跟着我,但是我就是抓不到 

    我想Wade的煎饼了 

    

2月10日   

    他一定是Wade!他一定是!

    那个戒指我挑了那么久,我绝对没有看错!

    他为什么不来找我?站在那儿活蹦乱跳的,可是为什么不找我?

    在医院里面,把送我的戒指孤零零地留在我手上,他却一声不响地走了,他还爱我吗?

    他也留着我送的戒指

    

2月28日

    我面前放着的,就是Mr.Stark调查Wade,那个雇佣兵的资料

    我想知道,我有点儿不敢打开 


【铁鹰】这是个童话故事(上)

童话AU    

警告:文笔渣 脑洞大 没有逻辑 OOC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这么个故事,可能是放飞自我......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富饶的土地,它依山傍海,这片土地上的居民每日过着简单却满足的生活

    而这片土地的领主,便是伟大的Howard Stark国王,他掌管着这片属于他的领土,保护着他的百姓们不受外来侵犯,英勇善战,却不残暴不仁,备受民众的爱戴,同时,他也深爱着自己的王后,当他美丽的妻子诞下男童之时,举国欢庆,国王为这名男童取名——Tony Stark,并下了一道密旨,当Tony能够满足要求的时候便将王位传给他

    就这样,Tony王子一天天地长大,王子继承了父亲的智慧还有母亲醉人的焦糖色的眸子,王子的聪慧带给了这个国家更多的发展和进步:他制造出了许多适合耕作的机器,即使是在缺少男丁的家庭里也可以有序合理地种植,等待秋天的丰收;他改造过的武器更加适合大多数的士兵,更加轻薄却坚实的盔甲保护着每一名骑兵......而且Tony王子谋略精湛,并且能言善辩,在他和许多百姓看来,他已经足以胜任国王一位 

    王子渴望着自己能像父亲一样掌管这片土地,他的每一次创造都是为了向自己的父亲证明自己。可是,令许多人不解的是Howard国王仍旧没有将自己的王位传给Tony,而国王给出的理由则是Tony王子现在还没有满足成为国王的全部条件,对于这个解释,王子当然有所不满,而每次Tony与父亲理论两人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他的母亲总会站到两人之间,白皙的双手捧起王子的脸,在王子气得微微泛红的脸颊上轻吻,然后转身拥住自己的丈夫,用她温润的声音说道:

    “我亲爱的Tony,你缺少的是一位王后”

    “王后?”王子疑惑了

    “对,一位属于你自己的爱人,就像Howard国王与我,你的父亲与我”

    “不,母亲,爱情于我无用,它根本创造不出任何价值”

    “我的儿子,看来现在的你真的不适合成为一名国王”

    争论总是如此不了了之,母亲的话对Tony而言,无用却不解,Tony曾因此向自己的贴身管家Jarvis还有自己的女官Pepper抱怨,爱情的对于一个国家没有任何用处,可两人却总是因为自己的话而摇摇头 

    时间就这样地安详地流淌,直到一天,国王与王后要到东方进行外交 而,Howard国王手下有一名很坏很坏的臣子,他一直觊觎着王位,因此在这次国王与王后外交出访的回程途中,他备下埋伏,暗杀了国王和王后。

    得逞后的臣子决定乘胜追击,立刻命人要将这次没有一道出行的Tony王子一并除掉,就这样Tony王子被恶臣的手下一路追杀

    王子跑啊跑,跑啊跑,跑了不知过了多久,他跑到山崖边,山崖下是汹涌的大海,海浪在山下翻腾着,一下一下重重地敲打在山的岩石,仿佛连这山都想卷食吞下

    王子被逼得走投无路,一个杀手突然向前,趁王子不备,一剑刺入胸口,王子就这样掉入了狂暴的大海之中,胸中的血色也随着大量海水地稀释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Tony王子完完全全地浸入了海水之中,胸口的伤因为过度的疼痛和海水的刺激已经让Tony麻木了,Tony觉得自己应该无法报父母的仇了,自己也将就这样死在海水之中,在完全失去意识的恍惚之间,他感觉到自己眼前一片明亮,然后一条长长的紫色鱼尾,再然后就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深海之中——

    一个棕黄色短发的年轻人,奋力地摆动着他紫色的尾巴,飞快地向一个方向游着,他的背上挎着一柄弯弓,一路上惊散了三次抱团的沙丁鱼,其中一条上了年纪的转身向身边的另一条沙丁鱼说:

    “我们的小王子今天还是那么精神”

    “但是,我们的小王子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年轻人拼了命地游动,像阵疾风般冲进一栋珊瑚屋里

    “Nat!Nat!”

    随着喊声从里屋游出来一位亮黑色长尾的红发女人

    “够了!Clint我能听见,你再这样我就施法把你的小嘴儿封上,让你说不了话,吃不了你的小甜饼” 

    “Nat,Nat,救救他,还有,别封我的嘴”年轻人因为女人的威胁缩了缩自己白嫩的脖子 

    这时女人才注意到年轻人怀里的人,没错,一个人,真正的人,而不是他们这群生活在海里,离不开的半人半鱼,也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

    怀中的人胸前被利器戳开,基本上没什么能救他的了

    “没救了,扔了吧”女人盯着年轻人怀里的人无所谓地耸耸肩

    “不,不会的,Nat你是最厉害的巫师,你一定能治好他的”年轻人急得团团转

    “Clint,我是个巫师,我也是个商人”女人悠哉地游到了镜子面前,慵懒地梳了梳自己的红发

    “救他,可以”

    女人抬手指了指镜子里昏迷不醒的人

    “你能拿什么东西来交换?”

    “我,我去拿Coulson前几天刚得到的威士忌给你!”年轻人望着女人,眼睛里充满了急切

    “Clint想清楚,你都不知道他是谁,是好是坏,你真的要救他?”

    “救,总不能看着他死了”Clint咬了咬下唇 

    “唉”女人微微叹了口气

    “好吧,记得把那瓶威士忌给我拿来”

    

    

   “你终于醒了!”

    Tony王子觉得自己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耳边总有个好听的男声在说个不停,终于他磨磨蹭蹭地睁开眼睛,焦糖色的眼睛从失焦到清晰,他看见了一双清澈的蓝眼睛

    “我这是在哪?”刚刚苏醒的Tony还是晕晕乎乎的,周围陌生的环境让他迷惑

    “嘿!我叫Clint Barton,你现在在海里” 


      TBC

【贱虫】当Wade Wilson成为了死侍,他还是Wade Wilson吗?

    神经病的题目是因为我是起名废

    警告:作者文笔渣,小学生逻辑,不出所料的OOC

    然后就是这篇会不会有个前篇什么的真的看缘分,毕竟我太懒了,懒癌犯起来真的自己都控制不住我自己 




    “You are the son of bitch!”

    “ 砰——”一只靴子踹在了酒吧的后门上,铁门因为暴力的一脚而被震得嗡嗡作响

    一个身着暗色血红紧身制服的男人肩膀上扛着一个大男孩,男孩激烈地挣扎着,像不听话的小孩因为害怕被爸爸惩罚而拼命地摆脱着。而男人为了防止男孩掉下来,一手搂住男孩的膝盖窝,一手按住由于挣扎而露出来的腰肢,当然也是由于男孩的挣扎,有时候腰上的大手也会不小心地滑到男孩紧翘的臀部上

    “嘿!乖宝宝,这酒吧可不是你应该来的,而且你不能喝酒知道吗? 虽然你成年了,但是你就是不能,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来这儿,就像只小绵羊跑到狼窝,你知道里面有多少人想抢你?有多少人想着你多汁的小屁股吗?幸好你碰上了哥,在这方面哥还能算上个好人。所以,乖宝贝儿,现在给我乖乖回家躺在你的小床上睡觉知道吗?”

    男人的嘴就像上了发条般碎碎念叨着,但是,声线却能听出有些微微发紧

    “Asshole!”

    “Dead fucking pool!”

    “嘿!普通的男孩们可不认识什么Deadpool,雇佣兵,乖宝宝”男人吐槽道 

    回答男人的只是这些男孩仅会几句脏话,但是男孩就是在不断地重复着,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过一些

    “啪——”男人将滑下来的手稍稍发力,打在男孩的臀部上,清脆地响声让男孩像打嗝一样弹起来,不过,被男人眼疾手快地固定在了自己肩上

    “Wade Wilson fuck you!”

    男人听见男孩嘴里的名字微微一顿,轻声地叹了口气 

    “哥可不是什么Wade Wilson,那家伙是谁?好吧好吧,我送你回家,你住哪儿?”男人放弃了教训男孩的念头

    “你知道的”男人柔和的声音也让男孩平静了下来,声音不再是又尖又利,而是变回了平时又软又糯

    “你知道的”

    “乖宝宝,哥可不认识你,你住哪里哥怎么知道”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男孩刚刚的乖巧样子因为男人的话消失不见,像极了被烫到的小奶猫,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却又无能为力,让人心疼,气急败坏的男孩只能用已经被酒精泡软了的拳头砸在男人身上,无名指的戒指还硌了一下男人的后背 

    后背的触觉让男人一愣,男人终于发了点儿善心,像处于习惯一般想要伸手摸摸男孩的头发,没成想因为俩人现在的姿势根本做不到,所以男人只好将按在男孩腰间的手安抚性摸摸了男孩的臀部

    男人的安慰动作再一次地使男孩平静下来

    “叫我Peter,不叫乖宝宝”是命令?还是乞求? 

    灌下去的酒终于起了作用,男孩渐渐没了声音,软绵绵地趴在男人肩上睡着了

     男人听见了Peter发出的轻微鼾声,继续向前走去,双手仍然稳稳地把住男孩,像以前的每一次

    “去哪儿呢?带你回哥那儿?”男人自己一个人嘀嘀咕咕,终于下定了决心—— 

    “算了,回家” 



    “你,你不许走!”

    宿醉的早上可不是什么舒服事,但是,Peter还是靠着被头疼折磨仅存的一点儿理智,在雇佣兵先生准备离开时,眼疾手快地用蛛丝将其一只手粘在了墙上,而在准备粘住另只手的时候,雇佣兵先生出声

    “乖宝宝,你——”雇佣兵用还没被粘在墙上的手指了指坐在床上的Peter

    “和哥——”然后又转回来指了指自己

    “我们谈谈”

     床上的Peter抬头死死地盯着墙上的雇佣兵,仿佛如果不这样,他就又要消失在自己眼前 

    “Peter你不应该在别人面前暴露Spiderman”

    “你不是别人”明显的哭腔,泛红的眼眶 

    Peter觉得自己好不容易从酒精里出来,又掉进眼泪里,而且还带着宿醉的头痛,但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眼睛的水龙头坏掉了,在Wade离开的那天起就失灵了

    “Peter,你应该忘了Wade,那家伙死了,你也不应该每天写什么鬼日记,你这样根本忘不了他,听哥一句话,宝贝儿,你应该忘了他,他现在绝对配不上你”

    “闭嘴!你知道什么?他是最好,Wade永远都是我最好的”Peter的水龙头彻底罢工了,泪水大颗大颗地砸在床单上,被子上,还有被粘在墙上的雇佣兵心上

    “你为什么这么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怎么能看我的日记,你怎么能说离开就离开,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你怎么能把戒指留给我一个人”

    眼泪串成了线珠, 眼泪又变成了洪水,失去爱人的委屈在长时间地压抑下终于制止不住,Peter已经开始哭得有些打嗝,但是什么都阻止不住Peter现在了,可怜的人儿,他早就值得这样宣泄一场了

    “Peter”能言善辩的雇佣兵先生在自己“曾经”的爱人面前早就失去了说话辩解的能力了,尤其是在Peter不小心被泪水呛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在面对五个,不,十个婴儿围在他身边一起哭都比现在强

    “Peter,我不是Wade”雇佣兵自己的耐心好像殆尽,说起话来已经有些无力了,炙手可热的嘴炮Deadpool竟然说话会无力

    被粘住的手开始使劲向前扯,没粘住的手伸向后面抽出自己的腰刀,但是角度问题,雇佣兵根本拿不出来,除非毁了身后的墙,想到这点,雇佣兵只能作罢

    不过,他瞥见了柜子上的一把蝴蝶刀,那是曾经送给Peter的

    “我请Mr.Stark调查过你,你是Wade,为什么不承认?”Peter哭得也无力了

    雇佣兵下了绝心,拿起刀,挥舞了几下,目标并没有瞄准自己手上的蛛丝,而是瞄准了自己的手,一晃之间,手还在墙上,包裹着血红的蛛丝,雇佣兵举着自己鲜血喷涌的胳膊走向床边

    “看看Peter宝贝儿,哥还是你的Wade吗?哥现在是个怪物,一会儿你就能看见,这上头长出一只肉食鸡的小鸡爪子,还有哥的这张脸,你能从哪儿看出来我是你的Wade!”

    雇佣兵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面罩上拉到鼻尖,脸上层层叠叠的伤疤,真的就像是烂掉了的牛油果一样

    雇佣兵单手攥了攥拳,已经做好Peter像其他人一样吓得尖叫,或者恶心的表情,但是,Peter从雇佣兵像切菜一样切掉自己的手开始就停止了哭泣,一动不动

    好了,好了,哥搞砸了,小Peter直接吓傻了

    雇佣兵动了动胳膊,正想再做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又被Peter射出来的蛛丝糊住了嘴

    “Wade,你是个混蛋!你是个大混蛋!你就因为这些离开?把我扔在医院里?你现在丑爆了,你这颗牛油果脑袋里面也都是牛油果了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Peter紧紧地拦腰箍住靠近床边的Wade,紧得让Wade觉得如果这是勒着自己的脖子,自己绝对会窒息......




    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平静,Wade靠坐在床上,依旧举着自己的胳膊,防止血弄脏床单,而Peter老老实实地窝在Wade怀里,舒服地仰起头看向Wade,问道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颗烂掉的牛油果和一只眼睛都哭肿了的小蜘蛛”

    Peter终于笑了起来,灿烂的笑容,大大上扬的嘴角,弯弯的眼角,无一不是Wade所想念的

    “等哥这只鸡爪子长好了,哥去准备早餐”

    “煎饼”

    “好” 




俄亥俄州代顿市——

 

“还是那么美”

 

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人,坐在三楼室外阳台,两条腿穿过为了防范有人掉出去而焊接的狭窄围栏之间,弯在阳台的边缘,细长的腿不时像个孩子般晃来晃去,望向夕阳的双眼微眯,像极了被摸舒服的猫,落日的橘红在男孩灰蓝眸子中碎成一汪,

 

不就是日落吗,每天都有。

 

想到某人的话,男孩本就微翘的嘴角在面对美景更是加大了弧度,对于一个没有明天活的人而言,美丽的落日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嘿!小子!你给我下来搬酒”

 

“亚当!快点儿下来!休想偷懒儿。”

 

一群人在楼底下卸着刚到的酒箱子,其中一个两个地抬头冲着楼上惬意的人呼叫

 

现在我还能像没有明天一样活着吗?乔纳森,你个铁石心肠的混蛋!

 

想到这里,男孩鼓起了小脸,然后低头大喊了一句:

 

“现在就下去!”

 

本还是气鼓鼓的,但是在起身时却又不自觉地被微笑代替,欢快的气息萦绕在男孩周围

 

 

 

“新来的小子干得不错”楼下面搬酒的男人中蹦出了一句

 

“确实,边学边干,这酒调得可比刚来的时候强了不少,这几天可有几个专门找他要酒的漂亮姑娘”

 

“这不是要酒,是要人吧”在男人堆边上清点着数量的女老板转头瞥了一眼说话的人

 

“可惜了,这小子是个gay,那几个女孩是真漂亮”

 

“你稀罕你上啊!”

 

一阵笑声中,男孩从楼上跑了下来,边儿上的女老板看见来人,一把搂住肩头

 

“快去干活!”

 

说着往前一送,手直接拍在男孩的臀部,男孩没有被这突然的一下子吓到,双手接过迎面的酒箱子,对着女老板轻咬下嘴唇,嘴角慢慢上翘

 

“梅,包我要加工钱”

 

刚刚还占上风的女老板哽了一下,周围的男人看见自家老板少有的窘态,又是一阵嘲笑

 

“难怪这有来要人的”女老板嘀咕着

 

 

 

俄亥俄州从禁同到现在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人们的想法随着时间在逐渐地改变,过去不愿、不敢去直面的事情现在也开始学着正视,无论是一个州,还是一个人都在学着努力。

 

刚从大巴上下来的亚当虽然鼓起了勇气,却在向家走的路上忐忑不安,在敲开门的一刻,他捕捉到了母亲湿润的眼眶,还有父亲微颤的手

 

“我是亚当,我回来了”

 

可是最后父母仍没有让他进去

 

这不是电影,总不能全是幸福结局

 

亚当仰起头,朝着空气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眼睛却眨了眨,泪珠不听话地掉了下来,手指狠狠地向上扯过眼角,可是眼泪还是不随他意,一颗一颗砸了下来

 

讨厌的乔纳森

 

男孩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又想到了他,也许是因为他让自己找回了自己,也许是怪他为什么那个美好的早上没有留下,而是让他独自面对俄亥俄

 

然后,男孩决定暂时住下来,想着上哪里找个工作先干着

 

为什么不再离开?

好不容易找回来的

 

代顿市不是加利福尼亚,消费没有那么高,生活不至于把男孩再逼到卖身的地步,凭着自己的灵巧和讨喜的外貌,找到了一间新开酒吧的工作,女老板,也就是梅,本没指望着男孩现学的技术,就寻思靠男孩的外表多招揽客人,当个服务员,可没想到男孩还挺有心,看着店里的调酒师跟着学了起来,还有模有样的

 

亚当从不隐瞒自己的性取向,酒吧也都是些思想开放的年轻人,所以都没什么忌讳,亚当的活泼与善解人意让他得到了酒吧里这些人不少好感,所以,梅在知道亚当还没有稳定住处时,慷慨地将酒吧楼上的一间屋子租给了他,就这样,亚当算是在家乡里安稳了下

 

酒吧在每晚九点准时开门,客人没到络绎不绝,却也是源源不断。梅不喜欢吵吵闹闹,全是电子音的地方,所以这里总是飘荡着令人回味的爵士,有宽敞处于中心的吧台卡位,也可以找到清净放松的角落

 

亚当换好制服,站在吧台后面调制着客人点的酒,听着白领的诉苦,看着女孩的欢快,安慰着失恋的感伤,有时还接受几个来自熟客玩笑般的调戏

 

“亚当,你得找个伴儿陪陪你”

 

梅曾经对他说过,但又被他几句话转移到别人身上,时间长了,梅就没再提过,但是梅总觉得亚当心里好像有那样的一个人,可是他总是嘴紧紧的

 

对亚当来说,能够生活,母亲前几天偷偷地来看过自己,临走前还给了自己一个拥抱,周围有了酒吧里这群朋友,一切都在慢慢改变,好的方向,虽不到富足,却让人满足

 

可是,亚当还是觉得心里有个角是缺口,他前面还有个人,但就是追赶不了,亚当想过一股脑儿地跑到西雅图,结果却发现,连那人的电话都没有,难怪他会离开

 

还差一点儿,还差一点儿

 

 

 

站在酒吧的后门口,在快要关门的时候亚当跑出来透口气歇歇,望见对街两个男人靠在墙壁上纠缠在一起,两人嘴唇黏着在一起,你追我赶,藕断丝连,肉眼可见周围空气中甜蜜的分子

 

这样的场景让亚当一脸嫌弃,眼眸中的光亮却又被揉开,说没有幻想过是骗人的,亚当想象过如果那天醒来,枕边仍旧躺着他,会不会他陪着自己回俄亥俄,会不会在床上搂着自己看魔女嘉莉,会不会站在墙边的就是自己了

 

老混蛋,我也会做早午餐,全裸着!

 

孩子气的想法让亚当嘴角抽搐了一下,手伸进制服口袋摸了摸,想找根烟狠狠地吸上几口,让心中的烦忧随着烟雾一起从自己的脑子里出去

 

不知道他到底去没去科罗拉多大峡谷

 

摸了半天口袋的男孩终于想起自己为了戒烟而不去随身带烟的习惯,有些扫兴地鼓鼓嘴,转身回到了酒吧里,想着可以向周围讨要根烟

 

亚当最擅长就是——重新开始。十五岁赶出家门,他能一个人跑到加利福尼亚重新开始;没法生存,他能忘记过去在街头成为一名男妓重新生活;遇到变态的“客户”,他能舔好身体和心里的伤口,休息几天重新面对生意。就是这样的重新开始让他从没爱过,这样才能将伤害值降到最低,好好地披上坚硬的外壳,让他能决定像个没有明天,也没有昨天的人一样纵情地挥霍生命。但是,乔纳森像白蚁般在不断地蛀蚀着他的防护,让自己心软,一遍一遍地原谅他不过脑子的混账话,再陪他一起回忆那些属于乔纳森和布兰登的过去,他无法感受乔和布兰登的快乐,但是他眷恋着乔和他的快乐

 

他还搂着我跳过舞呢,我现在像个失恋就矫情到不行的婊子

 

回来的时候,酒吧已经人迹寥寥,其他人也开始整理起来。坐在卡位上的亚当终于找到根烟,食指与中指捏着香烟,眼睛盯着烟嘴,整个身子不老实地让座椅左一扭右一转,手指上的烟也不能好好地夹着,而是上一抖下一颤在指间,男孩好像终于决定正确地使用手里的烟,香烟也突然停止了颤抖,另一只手摸起吧台上的打火机,长呼一口气,扳起火机盖子,火石擦起火花,好不容易燃起的火苗,刚要贴上烟身

 

“他们好像不允许在吧台这儿抽烟”

 

火苗噗的一声又被灭掉,夹着香烟的手微微地颤抖起来,本还在扭转的男孩一只脚戳在地上,一个突然的停顿,背对着说话的声音,而且毫无转身的意愿

 

“这是个非常不好的习惯”

 

“啪——”

打火机和香烟同时被拍在了吧台上,躺着吧台上的烟已经被用力过猛而扭曲了身形

 

“而且你已经说你要戒掉了”

 

与男孩清亮声线有着明显区别的,属于男人略微沙哑的声音说完后便没有再出声响,同时也没有坐下来的想法,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坐着的男孩的反应。等待的滋味不好受,可是男孩已经试过很多次了,现在终于来人等待男孩了

 

拍在吧台的手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男孩的左手小指小幅度地抠了抠台面,有大概把吧台抠出个小洞的时间,男孩终于有了些动作,抽了抽鼻子,好像是哭泣时的正常身体反应

 

不,我才不会哭呢

 

冒出这样想法的男孩,飞快地抬手在自己的脸上胡噜了一把,然后像才意识到后面还站着个人一样

 

“我知道,我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抽过烟了”

 

男孩总算有了声响,但是还是没有转过身来

 

“这样很好,坚持下去很好”

 

身后的男人向着男孩的身边走去,坐在了紧挨着男孩身边的位置上,吧台内仅剩的一名服务员余光望到坐下的人影,本想着说要关门了,但是刚抬头望了一眼亚当的表情,又立刻重新打量了男孩身边的男人,已经到嘴边的话就变成了

“想喝些什么,先生?”

 

“An old fashion  你呢?”男人转头看向男孩,仿佛没有注视到男孩的红眼眶

 

听到男人要的酒,男孩终于轻笑了起来,头微微偏向了男人,眼神里的悲伤也逐渐化了开来,恢复了撩人的明亮色彩

 

“我还穿着制服,客人才是喝酒的那个”

 

“你的下班时间到了,亚当”站在吧台内的酒保迅速地接过了话

 

亚当闻言抬头,死盯着对面的伙伴,瞪大的眼睛仿佛在控诉着被人欺负了的委屈,可是有人在欺负他吗?

 

身旁的男人仍然静默地注视着男孩,还是孩子气的行为让本就柔化在男孩爱意中的心一软

男孩像是撒了气的气球,憋了憋嘴,认命一般

 

“Me,too”

 

 

 

“你们的酒”将两只玻璃杯放在两人面前

 

亚当是个小天使

 

看得出来,他对这个男人有些排斥,但是在男人没话找话的寒暄下,仍旧会接,不让男人尴尬

可是,亚当不似平时能立刻找到讨人喜欢的话语,带动气氛,而是随着男人几个字几个字的回话,总像是在等待着些什么,指尖无声地敲点着杯身在泄露了他的局促

 

我还是别当灯泡了

 

吧台身后的男人想到这里腹诽起来,顺便翻了个白眼,为了两人周围那说不清挑不明的气氛

 

“科罗拉多大峡谷美吗?”总是在回答的男孩终于问了一句

 

“很美”男人双手交叉将杯子围住,低下头,用力地握了握身前的杯子,手上的骨节突现,杯中的冰块儿也被倏地力道剐蹭到杯子,叮当作响,男孩的心被声响震得不和节奏地加速乱跳

 

“那儿很美,”男人顿了顿“那儿的太阳让我想起了我以前和一个人一起看的落日”

 

“那,美吗?”男孩的声线轻颤

 

“也很美”男人转过头,凝视身边眼眶微微泛红的男孩,看起来像哭过,或者是刚刚想哭

 

男人没有忍住,伸出手,一只大手抚上男孩的小脸,拇指滑过眼下的那颗痣

 

“你还愿意和我一起去看太阳吗?”

 

站在峡谷边,望着近在咫尺,却又远不可及的太阳,乔纳森的心中有种结束了的轻松,也许是阳光的充足,让他本决心视而不见的种子顽强地破土,他想起亚当坐在公路边上望向落日眼中橙红色的光碎,又想起了酒吧里以为自己离开而肩部微塌的背影,还有好多,不知不觉,早就占满了他的脑中,心里。。。。。。

 

“乔纳森和亚当?”男孩吸了吸鼻子,鼻翼随着动作颤动

 

“对,亚当和乔纳森”

 

 

 

 

 


占tag表白!!!
@宁左勿右_Reliquit 太太的本子早早收到,但是当时寄到了家里,人一直在学校,所以今天才真正看到,当时看文的时候,觉得真是超级戳我 (*≧▽≦)
看到要出本子果断收,虽然一直是个小透明,但是好文一定要收实物版!!!
本子刚拿到就又细细地读了一遍,爱不释手!!(´///ω/// `)
谢谢太太( づ ωど)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