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贱虫】当Wade Wilson成为了死侍,他还是Wade Wilson吗?

    神经病的题目是因为我是起名废

    警告:作者文笔渣,小学生逻辑,不出所料的OOC

    然后就是这篇会不会有个前篇什么的真的看缘分,毕竟我太懒了,懒癌犯起来真的自己都控制不住我自己 




    “You are the son of bitch!”

    “ 砰——”一只靴子踹在了酒吧的后门上,铁门因为暴力的一脚而被震得嗡嗡作响

    一个身着暗色血红紧身制服的男人肩膀上扛着一个大男孩,男孩激烈地挣扎着,像不听话的小孩因为害怕被爸爸惩罚而拼命地摆脱着。而男人为了防止男孩掉下来,一手搂住男孩的膝盖窝,一手按住由于挣扎而露出来的腰肢,当然也是由于男孩的挣扎,有时候腰上的大手也会不小心地滑到男孩紧翘的臀部上

    “嘿!乖宝宝,这酒吧可不是你应该来的,而且你不能喝酒知道吗? 虽然你成年了,但是你就是不能,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来这儿,就像只小绵羊跑到狼窝,你知道里面有多少人想抢你?有多少人想着你多汁的小屁股吗?幸好你碰上了哥,在这方面哥还能算上个好人。所以,乖宝贝儿,现在给我乖乖回家躺在你的小床上睡觉知道吗?”

    男人的嘴就像上了发条般碎碎念叨着,但是,声线却能听出有些微微发紧

    “Asshole!”

    “Dead fucking pool!”

    “嘿!普通的男孩们可不认识什么Deadpool,雇佣兵,乖宝宝”男人吐槽道 

    回答男人的只是这些男孩仅会几句脏话,但是男孩就是在不断地重复着,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过一些

    “啪——”男人将滑下来的手稍稍发力,打在男孩的臀部上,清脆地响声让男孩像打嗝一样弹起来,不过,被男人眼疾手快地固定在了自己肩上

    “Wade Wilson fuck you!”

    男人听见男孩嘴里的名字微微一顿,轻声地叹了口气 

    “哥可不是什么Wade Wilson,那家伙是谁?好吧好吧,我送你回家,你住哪儿?”男人放弃了教训男孩的念头

    “你知道的”男人柔和的声音也让男孩平静了下来,声音不再是又尖又利,而是变回了平时又软又糯

    “你知道的”

    “乖宝宝,哥可不认识你,你住哪里哥怎么知道”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男孩刚刚的乖巧样子因为男人的话消失不见,像极了被烫到的小奶猫,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却又无能为力,让人心疼,气急败坏的男孩只能用已经被酒精泡软了的拳头砸在男人身上,无名指的戒指还硌了一下男人的后背 

    后背的触觉让男人一愣,男人终于发了点儿善心,像处于习惯一般想要伸手摸摸男孩的头发,没成想因为俩人现在的姿势根本做不到,所以男人只好将按在男孩腰间的手安抚性摸摸了男孩的臀部

    男人的安慰动作再一次地使男孩平静下来

    “叫我Peter,不叫乖宝宝”是命令?还是乞求? 

    灌下去的酒终于起了作用,男孩渐渐没了声音,软绵绵地趴在男人肩上睡着了

     男人听见了Peter发出的轻微鼾声,继续向前走去,双手仍然稳稳地把住男孩,像以前的每一次

    “去哪儿呢?带你回哥那儿?”男人自己一个人嘀嘀咕咕,终于下定了决心—— 

    “算了,回家” 



    “你,你不许走!”

    宿醉的早上可不是什么舒服事,但是,Peter还是靠着被头疼折磨仅存的一点儿理智,在雇佣兵先生准备离开时,眼疾手快地用蛛丝将其一只手粘在了墙上,而在准备粘住另只手的时候,雇佣兵先生出声

    “乖宝宝,你——”雇佣兵用还没被粘在墙上的手指了指坐在床上的Peter

    “和哥——”然后又转回来指了指自己

    “我们谈谈”

     床上的Peter抬头死死地盯着墙上的雇佣兵,仿佛如果不这样,他就又要消失在自己眼前 

    “Peter你不应该在别人面前暴露Spiderman”

    “你不是别人”明显的哭腔,泛红的眼眶 

    Peter觉得自己好不容易从酒精里出来,又掉进眼泪里,而且还带着宿醉的头痛,但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眼睛的水龙头坏掉了,在Wade离开的那天起就失灵了

    “Peter,你应该忘了Wade,那家伙死了,你也不应该每天写什么鬼日记,你这样根本忘不了他,听哥一句话,宝贝儿,你应该忘了他,他现在绝对配不上你”

    “闭嘴!你知道什么?他是最好,Wade永远都是我最好的”Peter的水龙头彻底罢工了,泪水大颗大颗地砸在床单上,被子上,还有被粘在墙上的雇佣兵心上

    “你为什么这么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怎么能看我的日记,你怎么能说离开就离开,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你怎么能把戒指留给我一个人”

    眼泪串成了线珠, 眼泪又变成了洪水,失去爱人的委屈在长时间地压抑下终于制止不住,Peter已经开始哭得有些打嗝,但是什么都阻止不住Peter现在了,可怜的人儿,他早就值得这样宣泄一场了

    “Peter”能言善辩的雇佣兵先生在自己“曾经”的爱人面前早就失去了说话辩解的能力了,尤其是在Peter不小心被泪水呛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在面对五个,不,十个婴儿围在他身边一起哭都比现在强

    “Peter,我不是Wade”雇佣兵自己的耐心好像殆尽,说起话来已经有些无力了,炙手可热的嘴炮Deadpool竟然说话会无力

    被粘住的手开始使劲向前扯,没粘住的手伸向后面抽出自己的腰刀,但是角度问题,雇佣兵根本拿不出来,除非毁了身后的墙,想到这点,雇佣兵只能作罢

    不过,他瞥见了柜子上的一把蝴蝶刀,那是曾经送给Peter的

    “我请Mr.Stark调查过你,你是Wade,为什么不承认?”Peter哭得也无力了

    雇佣兵下了绝心,拿起刀,挥舞了几下,目标并没有瞄准自己手上的蛛丝,而是瞄准了自己的手,一晃之间,手还在墙上,包裹着血红的蛛丝,雇佣兵举着自己鲜血喷涌的胳膊走向床边

    “看看Peter宝贝儿,哥还是你的Wade吗?哥现在是个怪物,一会儿你就能看见,这上头长出一只肉食鸡的小鸡爪子,还有哥的这张脸,你能从哪儿看出来我是你的Wade!”

    雇佣兵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面罩上拉到鼻尖,脸上层层叠叠的伤疤,真的就像是烂掉了的牛油果一样

    雇佣兵单手攥了攥拳,已经做好Peter像其他人一样吓得尖叫,或者恶心的表情,但是,Peter从雇佣兵像切菜一样切掉自己的手开始就停止了哭泣,一动不动

    好了,好了,哥搞砸了,小Peter直接吓傻了

    雇佣兵动了动胳膊,正想再做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又被Peter射出来的蛛丝糊住了嘴

    “Wade,你是个混蛋!你是个大混蛋!你就因为这些离开?把我扔在医院里?你现在丑爆了,你这颗牛油果脑袋里面也都是牛油果了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Peter紧紧地拦腰箍住靠近床边的Wade,紧得让Wade觉得如果这是勒着自己的脖子,自己绝对会窒息......




    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平静,Wade靠坐在床上,依旧举着自己的胳膊,防止血弄脏床单,而Peter老老实实地窝在Wade怀里,舒服地仰起头看向Wade,问道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颗烂掉的牛油果和一只眼睛都哭肿了的小蜘蛛”

    Peter终于笑了起来,灿烂的笑容,大大上扬的嘴角,弯弯的眼角,无一不是Wade所想念的

    “等哥这只鸡爪子长好了,哥去准备早餐”

    “煎饼”

    “好” 




评论(1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