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双豹组】以豹治豹

大猫太棒!

双豹好吃!

ooc我的锅!



    “谈到你的家乡你总会说个不停”


    “真应该带你回去看看,但他们会把你当作,外人”


    父亲的眼中渗出罕见的湿润,凝结成了泪珠,Erik坐在父亲面前,看着泪水从眼角跑出,沿着那异常清晰的脸庞翻滚,滑下


    “滴答——”


    


    

    Erik睁开双目,却仍旧沉浸于黑暗,但已经清醒的他清楚自己身处何处——黑夜中的瓦坎达



    

    

    就在不久前,Erik将T`Challa抛下瀑布而后自己登上王位,万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堂哥竟起死回生还捅了他一枪


    “不自由,毋宁死”


    望着夕阳Erik已放下最后的生念,枪头被他自己狠狠压入身体,眼前只剩夕阳的余晖环绕在T`Challa身边


    他还挺美的,Erik最后想到


    浑浑噩噩,Erik以为他重回地狱之时,那个挺美的人映入眼帘


    T`Challa救回了Erik的命。不仅如此,他还保留下Erik亲王地位,力排众议判处Erik永生居于瓦坎达,为自己的恶行赎罪


    Erik便一直待在瓦坎达,他被安排在T`Challa身畔,亲眼看着T`Challa如何打开瓦坎达国门用另一种方式保护人民


    

    


    身边的人在睡梦中将手臂搭在Erik身上,亲昵地转身贴近,Erik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人终有一死


    Erik每杀一个人,就会切掉自己的一片皮肤,如此往复,他的纹身就这样形成,太多的印记出现在他身体的每一寸,当他又割下一块时,他忽然忘记这到底是为了记住父亲被杀的仇恨,还是为了记住死掉的每一个人


    Erik杀了他自己,毕竟致命一击是他自己下的手。他应该给自己做个印记,还在病床上的他拿起匕首,在皮肤被再次切开前却停住手


    “外人”


    不用记得自己,而且自己还没死成,Erik想


    在伊拉克战场上有一个人,Erik还记着他,因为每当稀少的来信送到营帐中,他总会抽出绑在小腿上的匕首,如医生进行大型手术一般细致地划开,那双沾染鲜血的糙手抚摸几张薄纸上的每一个单词,模样就像教堂里最虔诚的教徒,眼底却闪烁起孩童似的泪光,帐中有人嘲笑他的样子,有人却发不出声音


    Erik和他一起喝过酒,酒过三巡,他颤抖着从怀里掏出那些信的其中一封,冲冰凉的空气哭喊:


    “这些东西T***M***的告诉我还活着,我还有个家!我还记得我自己是谁!”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那时候Erik不用记得自己


    

    


    那平顺的呼吸轻触Erik的肩窝,黑暗中注视着熟睡的人,Erik感到从未敢奢望过的平静,那种落地生根的人才有的平静


    


    

    “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地把长袍的扣子系上?”T`Challa手持披巾正进行挑选,世界会议前他总是细微谨慎,家乡的形象是他高度重视的事情 


    “为什么我就要好好地把扣子系上?”Erik明摆着地抬杠


    T`Challa盯着眼前裸露胸肌与腹肌大片美好光景的人,嘴唇紧抿在一起


    Erik的眼神从挑衅变为满含笑意,逗弄T`Challa他乐此不疲


    神情严肃的人终于无奈妥协,微叹口气后T`Challa放下手中的披巾,走到Erik跟前伸出双手,一颗一颗地扣起长袍前的春光 


    “你还没回答问题”Erik握住胸前的手,妨碍着对方的动作 


    T`Challa因为孩子气的行为忍不住微笑,他抬起头凝望Erik的眼睛轻言: 


    “因为瓦坎达的亲王要为自己的家乡保持庄重的形象”

  

    

    


    Erik的目光停留在那双闭着的眸子,那眼神中总是充满坚定和仁爱,珍藏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又将目光下移,下移到饱满而丰厚的唇,它总会吐露出令人惊讶的词句,却能融化掉人心表面附着的坚硬冰层;Erik将自己的五指穿过他的手指,他的手在梦中习惯性地回握住,十指交环,那双黝黑的手将无居飘荡的灵魂重新带回家乡,让Erik不再是一个外人


    枕边的人感觉到手中的力量迷蒙地睁开眼睛,Erik不禁唤起爱人:


    “T`Challa”



评论(4)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