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tsn x nysm】【DE】魔术师3+1次的魔术故事

这是脑洞,将丹总的魔术发生地点换了些位置,文笔无,逻辑渣,不虐,我爱甜食,有些OOC

———————————————————————————————

 

第一次是两人的初识,不得不说,这是个一见钟情的老掉牙开始——

 

Eduardo再度踏上美国的土地时,心里依旧存在着深深的排斥。那场官司让他从排斥Mark到排斥Facebook最后扩大到排斥这个国家,因此,在一切都结束后他义无反顾的选择离开,他尽最大可能地抹去他心中对于这个国家的痕迹,他所取得的成绩,他的大学生活,他对于Mark的任何感情……

Eduardo承认对于Mark的感情,即使他从没有告诉过Mark,或者是说Mark从没有给过他机会。

在整个工作加生活都带到新加坡之后,他以为从此就可以彻底告别关于美国的一切了,在工作的时候尽量避免与这个曾经生活过的国家有任何接触,在生活中更是直接屏蔽,他不仅仅是没有Facebook的账号,甚至连其他的社交网站也是没有的。

即使这次的工作他不得不亲自来一趟美国,在飞机上的他依旧表示自己是拒绝的,但是天不遂他意,最后,Eduardo还是没办法地前往自己的酒店,与此同时,美国的天空对于这位曾经的居民现在的客人来了一场非常隆重的欢迎仪式——一场大雨,由于没带任何雨具,因此又一次在雨中狂奔,对了!Eduardo还排斥下雨,带着糟心的情绪Eduardo跑到一个类似于小广场的地方

只要穿过这里就快到酒店了,Eduardo心里想着。

撑在头上的西装外套因为雨水重量有所增加,已经耷拉下来,撑不住了,Eduardo干脆将外套搭在小臂上,右手拎着一个小巧的行李箱,Eduardo庆幸自己让人把大的行李箱直接送到酒店去,否则自己会更狼狈,衬衫被雨水打得透湿,贴在肌肤上冰凉的触感让Eduardo皱着眉。

果然,这个地方不会有任何的好事,Eduardo心想。

脚下加快了步速,但跑到小广场的中间,Eduardo不得不停下来,广场中的地灯突然亮起,向上直射着神秘梦幻的蓝色灯光,广场的人群中响起一声惊呼,一个和自己一样,没带雨伞的男子,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出现在人们面前,他搓了搓自己手掌,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目光,蓝色的灯光映在男子的身上,人群中不断地传来声声惊呼

“是J.Daniel Atlas!”

“是他,天啊!”

“据说我有一些控制方面的问题……”男子保持着迷人的笑容向聚集在广场中的人们说道

Eduardo不知道Daniel是谁,但是对于男子的脸他是非常熟悉的,Mark!Eduardo心中的红色警报随着自己周围人们的欢呼一起惊叫起来,红色的的警报灯光覆盖到了心中每个角落,Eduardo不自觉地用手指抠住搭在手臂上的西装下摆

不过,Eduardo很快地平静了下来,那不是Mark,他从不会有这样的笑容,也不会有这些举动,更不会承认自己有控制欲,至少Eduardo从没见过,想到这儿的Eduardo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抽痛了一下,Eduardo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男子身上

“所以,我将控制一些比人简单得多的东西,我要试着控制天气,是的,雨”男子继续说道

听完这句话,Eduardo聪明的脑袋反应了过来,这个男子是个魔术师,名气应该还挺大的,不过和他有什么关系呢,Eduardo耸了耸肩,准备重新选条路绕过人群,浑身湿透的Eduardo对于这个天气已经适应起来,雨水打在身上也没什么感觉了,就在刚要转身拨开人群离开的时候,Eduardo发现集中在这个叫Daniel的魔术师身上的注意力都齐刷刷地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我要让雨为你停下来”魔术师看向身处于人群中的Eduardo

我?Eduardo无声地用手指了指自己,停止了自己想要离开的脚步

“没错,我要让雨完全地为你”说着魔术师用自己灵活的双手向空气中一指“停下来”

眼前的一切让Eduardo惊讶不已,本是下落着的雨水凝聚成一颗颗水珠停在半空之中,刚刚还在胡乱发着脾气的天气,现在像乖巧的孩子,被魔术师控制在手里,周围的人纷纷扔掉了碍眼的雨伞,目不转睛地盯着身边的变动,这时的魔术师又给了人们另一个惊喜

“那么,现在让它们上升呢?”说话的魔术师脚步向着Eduardo的方向挪了挪,并且眼睛完全没在手中的“孩子”上,Eduardo感觉到魔术师的目光像现在的雨滴一般一直停在他身上,Eduardo无法活动自己的脚,像钉在那里似的,魔术师不止对雨水施了法,对着Eduardo同样做了些手脚。

魔术师慢慢抬起一只手,雨滴听话地随着魔术师的动作,逃离了重力,向上空移动着。

Eduardo这时为自己没有立刻走开而感到庆幸,这太神奇了

“那么就这样,我不知道,疯狂起来如何?”魔术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Eduardo跟前,距离很近,纤细的蓝色灯光可以同时照在两人的身上,魔术师双手在Eduardo身边向外一挥,向上升起的雨水跟着四散开来,以广场为中心飞奔向城市的各个地方,广场上的人们像现在的雨滴一样疯狂地为魔术师欢呼

“Magic, for you”魔术师低声在Eduardo耳边,在Eduardo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立刻吻住了Eduardo柔软的双唇,Eduardo斑比的眼睛瞪得老大,对魔术师突如其来的动作不知所措

“A kiss, for me”魔术师放开了Eduardo,不过现在的Eduardo仍傻傻地站着,试图消化眼前发生的事情,但是大脑彻底当机中

只看见魔术师嘴唇张开又说了些什么,但是Eduardo听不见,魔术师戴起了自己风衣的帽子,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嘴上挂着那抹自信的笑容,双手张开,直直地向后倒去

“砰——”

灯光让溅起来的水花染上迷幻的淡蓝,大雨感知到操控者的离开,于是又恢复了原态……

魔术师彻底消失在了Eduardo眼前,地上只留下了那件本穿在魔术师身上的黑色风衣,除此之外,刚刚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一场让人不太想醒过来的梦,周围的人再次为了魔术师的突然消失惊呼起来,而Eduardo鬼使神差地将魔术师仅留下来的风衣捡了起来,与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起放在小臂上……

 

第二次,我们的大魔术师闯入了Eduardo的心

 

“Edu,答应我,周末来拉斯维加斯看表演好吗?”即使是电话交流,Daniel的诚意与期待也是难以让人忍心拒绝的

“好的,我明白,将时间,工作排开,一切为大魔术师让路,如何?”Eduardo温润的声音依旧拨动着Daniel的心弦

距离两人之间的初见已有七个月之久,除了初次见面的吻,Daniel对于Eduardo生活的进入一切都是循规蹈矩,没有超出朋友范畴。Eduardo智商超群,他可是学生时期便可以一个学期赚三十万的人,他明白Daniel对他的想法,他也明白一位魔术师并不止有五十二种手法在扑克牌上的,但是Daniel没有强势地确定两人之间的关系,他只是用了些小巧合,在那场雨后给自己创造了和Eduardo几次见面的机会:在Eduardo周末总去吃饭的餐厅里,去机场的路上,还有一次Eduardo去中国出差的时候……

Daniel从不同的位置出现在Eduardo面前,却从未过线:微笑,问候,从快人一档的独白变成慢一些的对话……

这也让Eduardo开始愿意慢慢去回应Daniel的接触:抗拒,微笑,从碎语变成沟通……

 

这样的过程让Eduardo感到舒服,安全,安慰,从刚离开Facebook之后,有一段时间里Eduardo处于人际交往上的恐惧之中,虽然随着工作而有所好转,但是对于Eduardo而言,朋友象征着伤痛,想到过去的伤害,心上被撕扯开的口子拒绝愈合折磨着Eduardo。

当一个认定了的人,对之无条件地付出,多少伤害都能忍耐,但最后得到的却是舍弃,那时的反差认知,会让曾经不在意的伤一瞬喷涌,伤大了,自然就会开始怕疼。

所以,Daniel水滴石穿的相处像一双治愈的手,在靠近的同时,温柔地抚慰着Eduardo血淋淋的伤口,止血,包扎,缓慢地愈合。

时间迟缓,可是Daniel知道这样的等待是值得的,Eduardo美好柔软的心是这位遇人无数的大魔术家第一次见面便知晓的,雨夜里,头发被雨水淋湿紧贴在额头,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身着Prada,一看便知是位商业人士,但眼神之中却存在着商场中可贵的温柔与真实,周身围绕着与人疏离的些许忧郁。

就在那场雨里,Daniel仿佛撞见了一只在森林里迷失的小鹿,跪伏在树根之下,孤零零地舔舐着自己受了伤的小腿,疼痛难耐却又倔强的不叫一声。

一见钟情,Daniel从来不信,上帝却是开了个玩笑,这种体验毫无预兆地降临到了这位Lover头上,这样的突然让魔术师无从事好,真爱出现可不是谁都能立刻接受的,于是,便有了第一次Daniel撩完就跑的事情发生,这可被四骑士里的其他三人嘲笑了好几天,Lula甚至开始叫他逃兵。

Daniel静下心来梳理自己的的思绪,对于Eduardo他收起以前的玩世不恭,因为要认真对待Eduardo,他的斑比。

 

“又是雨……”

三月的拉斯维加斯本是少有雨水,可是此时却如同置气的孩子一般,大雨来得措手不及,Eduardo因这任性的天气困于机场之中,这让Eduardo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移动的降雨机,走到机场的巨幅落地窗边,急流的雨水贴着玻璃簌簌地滚落。

“唉”Eduardo不由地叹了口气,Eduardo本能地拿出手机要拨给Daniel,可拿起手机的手却又慢慢地放了下来,Eduardo知道为了这场表演,Daniel准备了三个星期,不眠不休地练习Eduardo是见过的,所以,Eduardo想让Daniel能尽可能地少受到打扰,况且——

这样是不是也可以减少对于Daniel养成的依赖。

Daniel与Mark的不同,这样的认知随着Daniel与Eduardo的相熟越是凸显。Mark需要Eduardo,Eduardo一直是被需要的,相反,和Daniel在一起的时候,Daniel却随时做着被需要的一方,无微不至,却不会有被冒犯的感觉,而且,Eduardo承认自己真的是依赖上了这种需要,Eduardo在Daniel身边渐渐明白了曾经的Mark,有人永远可以“for you”的感觉,确实如可卡因一般容易让人上瘾。

 

“Edu,你在这儿”应该还在准备魔术的人此时却出现在机场

“Daniel?!天啊,”Eduardo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人,不可思议道“Why are you here?”

“I’m here for you.”听到此话,Eduardo明显地顿了一下

“我打电话给你的助理,她说你飞回来了,所以我来接你”

“我其实自己可以”Eduardo为自己的感伤有些不好意思

“Edu,给骑士一个解救王子的机会,好嘛”Daniel佯装严肃

Eduardo看着Daniel的样子笑了起来,他就是有各种办法让Eduardo轻松起来,Eduardo略带湿润的大眼睛里带着不少的感情:谢意和其他什么的

“那好吧,骑士先生,可我不是王子”

“但我也知道你不会是公主,Edu”Daniel耸了耸肩

 

你会是骑士夫人

 

两人说笑着走到机场出口“从这到车上还有段路呢,骑士先生,我们要一起跑过

去吗?”Eduardo看向Daniel什么都没拿的双手

“淋雨会生病的,Edu”说罢,Daniel的手咻地一下变出一把雨伞,魔术师尽职

尽责

“Daniel,你…你总是让我出乎意料”Eduardo的大眼睛眨了眨,好像不相信自己

看到的

“这,太神奇了!”

“这是骑士的责任”

Daniel撑起手中的伞,默默地向Eduardo的方向偏了偏,对于两个成年男人而言,

一把伞怎样都太小了,两人紧靠在一起跑到了车边,Daniel引着Eduardo进入车

里,Eduardo跨进车内时直接将伞撑在了他头上,保证没有淋到雨,但Daniel自

己这一路淋到了不少。

在车里看着Daniel打湿的衣服和顺着脸庞流下来的雨水,Eduardo皱了皱眉

在车里看着Eduardo完全没有被雨淋到的衣服和头发,Daniel满意地笑了笑

Eduardo拿起车中的毛巾完全展开盖在Daniel湿漉漉的头发上,指尖隔着干爽的

毛巾擦揉着

“大魔术师,你知道自己这个周末还有表演吗?淋雨会感冒的不是吗?”

“Edu,”伴着话语,Daniel灵活修长的手覆在了自己头上的手,抬起头凝视关心

着自己的人

“我是魔术师,我可以为你停掉雨,但那终究是个魔术,它还是会从天上下来落

在你身上,可是Edu,我愿意为你挡雨,我不会让它落在你身上”Daniel真挚的

神色让Eduardo有些热,脸颊微微泛着红色

“我…”

“I want to do anything for you,”Daniel抢先了话语“And I love this.”

 

车内的气氛没有为雨天而阴冷,反倒是变得热烈起来,一些情愫因为雨而埋下,

又因为雨将要破土而出

Daniel就一直注视着眼前的人,眼皮眨也没眨一下,搭在腿上的另一只手使劲地

攥了攥,又松了开来,然后再次攥紧,松开

Eduardo则望着Daniel淡蓝色的眸子,这让他想起来初遇时的灯光,也是雨夜,

也是“for you”

Eduardo对Daniel的感觉自己是清楚的,可是他会害怕,所以一直选择了保持距

离,可这距离却是在一点点地变短,Eduardo感觉到了失控,他会不由自主地想

要拉近,却仍旧小心翼翼,习惯了付出的人,面对着别人的付出会本能地退缩,

可是,再冷峻的冰山也是会融的……

“Daniel,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但是,”Eduardo决定着咬了咬自己的下唇“I want to try for you.”

Daniel握着Eduardo的手一紧,习惯制造惊喜,看着他人吃惊的魔术师此时瞪大了双眼

“Edu,你?”

“对,就是那个意思”Eduardo绵软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然后,车内变得安静了起来,两人都不再说些什么,只是望着彼此,一滴滴的甜

蜜气氛在空气中起了些化学作用,这种时候总会发生些什么的。

于是,眼神在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唇和对方的眼睛来回抚过,握住头上的手顺势走

到腰肢,失去固定掉下来变得潮湿的毛巾,试探着地靠近,脸颊感受到的彼此呼

吸……

当然,还有永远不合时宜地电话铃声——

 

“Fuck You!Jack!”

 

第三次,两人成为恋人的故事

 

Edu,出来的时候到街角的咖啡馆门前等我好吗——Daniel的短信

 

已经夜深了,站在街角等待Daniel的Eduardo看着依旧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略微的恍惚起来,Daniel是天生的发光体,就像这些建筑,人们永远忽视不了他们,Daniel也是如此,只要他想便可以处于人群的中心,魅力自然不用多言,就是这样的人成为了自己的恋人。认识了Daniel,他的助理都感到了他的变化,疏远的礼貌逐渐成为柔和的亲近

思绪飘荡着,食指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突然顿了一下,嘴角的指尖滑到了自己的唇轻柔地摩挲,仿佛回忆起了些什么,嘴角也偷偷地提起了

来往的行人看到站在街角的男子,周身流露着温暖的气息,软软的笑容下包裹着丝丝甜蜜的味道

在心角藏起来的爱情早就像撒欢的孩童跑了出来……

“嘿,这位先生,愿意帮我一个忙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感受得出来人的贴心,刻意压低了些声音,怕站在这里陷入回忆的人被突然的声响吓到。Eduardo转过身去,便看见自己要等着的人,身上的演出服都没有换下来,灵活的手指正快速地切换手中的扑克牌,绚烂的手法不禁吸引住了周围的路人围了上来

“好啊”Eduardo凝视着对面大魔术师的眼睛,微笑着配合着

“咳”很明显大魔术师被自己心上人注视地有些不好意思,眼神飘忽了一下,但职业的素养让其立刻调整了状态

“我会把这副扑克翻一遍,我会让你选一张”说着手中的整副牌的最后的底张冲向了Eduardo

Eduardo看了一眼,红心2

“当然,不是这张,这太明显了,看仔细”回到职业状态的魔术师用左手托着牌,右手缓慢地盖在牌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两指并用飞快地撩起了牌面,牌牌之间的敲击发出了短促的声响

Eduardo觉得这些牌好像敲在了自己的心脏上,否则他的心为什么跳得这么快

“刚刚太快是吗?那么,我们再来一次”魔术师有些顽皮地眨了眨眼,重复了一遍动作,不过,这次慢了些

红心A

“看清了吗?”魔术师的声音响起,耐心至极

“是的”

“你选中一张了吗?”

“是的”

“心里想着那张牌吗?”

“是的”

“牌堆里有你的牌吗?”说着将手中全部的牌展开成扇形

 

我的选择权全部交付于你

 

“不”Eduardo有些犹豫地答道

“因为你看的太仔细了”Daniel依旧耐心,嘴角漏出了有些止不住的笑容

“The closer you look,the less you see.”

话音刚落,魔术师转过身去,将手中的牌朝着不远处的一座高耸的大厦洒去,一时间成了一片牌雨,牌在不断地飞落,大厦的灯光亮起,形成了Eduardo心中的牌像

——红心A——

Eduardo仰着头惊讶地看着,身边的人们为了眼前的神奇沸腾了起来,不住地拍手称奇,欢呼声,鼓掌声此起彼伏。

“先生,满意这个吗?”转回身的魔术师一把揽住还在惊讶中的Eduardo“This magic,for you.”

“Your every magic is for me, Danny. ”Eduardo笑着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回恋人身上,Daniel在自己每次的魔术表演结束之后都会向观众说明“for my lover”,每一个都会,其他三名魔术师听到后都会在心里翻个白眼,爱情里的人啊……

“每一次的表演我都会想着你,自然是for you”Daniel转头将自己埋在恋人的颈窝,鼻尖轻扫过锁骨,抬起头啄了一下已经吻过无数次却还是不够的樱色的唇

 

然后,立刻——第3+1次,当恋人想进一步时,

“Edu,莱昂内尔·伯劳说‘魔术师最大的力量总是隐藏在他空空的拳头里,他能说服世界的唯一办法就是将此秘密上演’,所以我还有另一个秘密上演”Daniel将自己的右手摊开在Eduardo面前,掌心上空无一物。

然后,一只一只手指地合拢成拳,左手在右拳上凭空打了个响指。

然后,一只一只手指地舒展开来,灯光之下,掌心中亮闪闪的……

 

“天啊,快看快看!”Lula本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突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放松,你可是个魔术师,大惊小怪可不好”Merritt走过来望了一眼让女骑士吃惊的消息

“哦,天啊,他真的干了!”

“Merritt,你可是个魔术师,大惊小怪可不好”从厨房里出来,咬了一口三明治的Jack含糊地学着刚刚Merritt的口气,眼睛却注视着Lula的手机

“咳咳咳”三明治呛到的后果,“天啊!”

 

屏幕上是Facebook的页面,Daniel凌晨发了一条消息——

“我说服了我的世界,然后,我得到了他,不,是我们得到了彼此”

配图:一只搭在枕头的指节分明的手,昏黄的床头灯下,无名指上套着一个银色的戒指……

 


注意:丹总是凌晨发的脸书,说明......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