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辫林】成亲

名角儿张筱春x小哑巴大林

自萌,切勿上升蒸煮

没有文笔,没有文笔

不合规矩的大家见谅

原地自萌,萌小哑巴萌的不要不要的




    京城之内,提起张筱春,张老板,那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怎么说呢?京城中的名角儿,倘若是张老板的戏,必定满场,一票难求


    达官贵人家中若有喜庆事,能请到张筱春来唱堂会,那可是件长了脸面的事儿。不但如此,这府上的千金小姐,那宅中的闺阁女儿,为了得到张筱春的注意算是各出其招,说白了,那女儿家心中是揣着才子佳人的憧憬


    可流水的情意无一份令张筱春动容,有一家是一家的佳人儿都没入得人家的眼。城中人多自然嘴也杂,名角儿的台下之事也就为人“津津乐道”,说法纷纷


    什么张筱春早有家室,只是不与人言


    什么张筱春心中早有所属,不过却是他人妻


    什么张筱春根本不喜女色,唯愿那龙阳之好


    各式各样的版本解释也是成了天桥儿底下一部分说书人的好材料,各家各言,添油加醋就能说上一段,凑个热闹


    说到说书便又要说上一人。京城中“德云茶楼”的郭家老爷 


    话说如此,郭家老爷年轻时入京,扎根在德云茶楼中说书,那时候德云茶楼还只是个无名茶楼,郭家老爷在这儿说尽古今,大人物的英雄豪情,小人家的奇闻异事,皆是娓娓道来,说得头头是道。好听书的人天天定时定点坐在茶楼里听书,一来二去郭家老爷坐拥一众拥趸,这样便在京城中出了名


    后来,茶楼老板因老家有急想关了茶楼,草木无情人有情,一地儿说书说久了自然有些感情,郭家老爷拿着手中攒下的积蓄兑得茶楼,从此改名“德云茶楼”,而后又人逢时运,茶楼生意愈发红火,赚得的钱财郭家老爷拿来与朋友合伙做起别的买卖,至此发了家


    虽说发家郭家老爷却舍不得撂下说书这门手艺,可岁月不饶人,茶楼里便只能请来各处的说书人,而郭家老爷偶尔来上一场解解馋 


    可能有人会问,所谓子承父业,郭家不是生有一子吗?

    

    郭家少爷名为奇林,取麒麟祥瑞太平之意,郭奇林聪明伶俐,为人又是乖巧孝顺,小小年纪便开始帮家中打点生意,虽然年轻,但早已被手底下人尊称“少东家”,只可惜人无完人,郭少爷生来是个哑儿,但万幸是只哑不聋


    所谓男大当婚,到了成亲的年纪,郭家开始张罗起儿子的婚事,可说来也怪,媒人来来回回,郭家的门槛子都要踏破了,郭少爷愣是一个没相中


    郭夫人不禁对郭老爷说道:“孩子怕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吧?”


    郭夫人这话是说着了不是

    

    话说一日,万里无云,早春还留着点儿冬天的寒气,可太阳却还照得人舒舒服服的


    “老爷夫人,张筱春,张老板来咱府门前,说是有要事登门”


    郭老爷与郭夫人坐在厅中下棋,郭奇林在一旁亲手为父母二人剥核桃仁儿

    

    一家好不自在之时,家丁忙来通报


    夫妇听完,对视一眼,二人皆是一脸茫然


    一旁的郭奇林闻言先是稍微一惊,而后像想到什么一般,白净的小脸儿一点一点透出了红粉颜色,好似院中含苞待放的嫩桃


    “快请张老板进来”郭老爷摆手支唤家丁将人请入厅内


    不多时,张筱春一身玄青色银丝暗纹的长衫在前,身后跟着好几个人,抬着几个大箱子


    “张老板如此,是何用意啊?”郭老爷起身将人迎进厅中问道


    张筱春站定厅中,郑重地看了看郭氏夫妇,又将目光转向身后的郭奇林,眼中满是坚定与柔情 


    一时间厅内无声


    轻风拂过,只听得院内传来几声喜鹊啼鸣


    “郭老爷,郭夫人,筱春前来上门提亲”






渣文笔和没文化让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实话实说,我还想开辆车(捂脸)

评论(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