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辫林】囚爱2

 这是@怡宝两块一瓶的梗,我就试着接着写啦~

后续emmmmmm

短码了一章

不要嫌弃



睁开双眼,郭麒麟浑身无力,身子疲乏得很。可能是周末,这次醒过来眼前不再是一片夜色,晴天白日

 

不能再这样了,郭麒麟暗想

 

“饿了吧,大林?想吃什么,我来做”

 

一如既往,张云雷坐在床边,眼底一往情深。郭麒麟一阵恍惚

 

“随便吧”

 

不知道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是心理上的烦躁,郭麒麟随口应付了一句

 

张云雷没在说些什么,靠近身前,在额角轻吻便转身去了厨房

 

郭麒麟清醒过后只剩下生理上的不适感,已经不再会情绪失控,虽然情绪上的稳定也是如履薄冰

 

郭麒麟呆呆地盯着两人曾经一起生活的房间,屋里面满是两人生活点点滴滴的痕迹。心口像堵住了一样

 

为了排解不适,郭麒麟也离开了屋子。房子内郭麒麟是可以随意走动的

 

“只要你和我在家里,你怎么样都行”

 

郭麒麟还记得张云雷说话时眼里的执着,毛骨悚然的执念

 

厨房中是张云雷忙碌的身影。张云雷原是不会做饭的,只是郭麒麟忙起病人来吃饭也就抛在脑后了,张云雷心疼得紧,两人在一起后张云雷就开始学着做饭,夏天的苦瓜排骨汤,冬天的萝卜焖羊腩,有模有样地照顾着郭麒麟

 

郭麒麟背后看着眼睛有点儿发酸,不自主地走了过去

 

“我来吧”

 

接过张云雷手里的洗菜筐,两人如往常一般并肩站在厨房里,却是无言

 

这样不平静的宁静一直持续到两人对坐在餐桌前,张云雷熟练地将剔好了刺的鱼肉放在郭麒麟碗里

 

“张云雷”

“放了我吧”

“我们可不可以不分手?”

 

张云雷没有回应郭麒麟的话,而是又问出自己在意的事

 

“放过我吧,为什么你从来没想过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

 

脆弱的神经又好似洪水开了闸,岌岌可危的情绪再次崩溃

 

“啪—”

 

一声响指,又一次的沉睡

 

张云雷怀抱着郭麒麟,犹如珍宝,手掌轻柔地抚顺乖巧的软发

 

“大林,别逼我”

 

再次醒来,张云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一样,低头吻了吻郭麒麟泛干的唇,转身出了房间

 

郭麒麟将脸埋进双手之中,恐惧、纠结、愤怒、伤心,负面情绪纠缠在他四周

 

越来越撑不住了

 

慢慢抬起头,眼中多了份决绝

 

目光落在床边矮柜上的针线包

 

“张云雷,是你逼我的”


评论(4)

热度(55)

  1. 怡宝两块一瓶嗨木木桑 转载了此文字
    爱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