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辫林】囚爱4

我都不好意思了

懒癌晚期患者

怡宝宝的3那么快就出来了

这个4拖了这么久

QAQ

 @怡宝两块一瓶 抱歉!!

不要嫌弃我



郭麒麟在飞机上,头靠在座位边上的窗户,全身的力气都搭在了座位上

 

为什么我不高兴?我应该开心啊!为什么…为什么…

 

本是苍白的唇肉被咬得血红,紧闭着双眼,可泪水却仍旧不安地顺着眼角流下来

 

“先生!先生!”

 

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的模样吓坏了机上的空姐

 

“您还好吗?”

 

“...抱歉,我没事,给我倒杯水好吗?”气色不佳的面容上扬起一丝微笑,可这样向上扬起的嘴角却看着格外脆弱

 

“大林,我真的很想念谈恋爱时的你”

“我要怎么和你解释,在我毫不犹豫地爱你时,恐惧同样无边无际”

“大林,我太爱你了”

“我们不分手行吗?大林”

 

最后一次温热的液体滑过颈窝的触感还在,烫得心痛、心疼

 

“先生,我们到了”

 

体力不支的郭麒麟在胡思乱想中昏睡过去,飞机着陆都没有感觉到,被叫醒迷迷糊糊的,眼前闪过的还是张云雷的模样

 

 

“亲爱的,我好想你!”

“你终于回来了”

 

站在机场门口,周围是相逢的喜悦,而郭麒麟,孤身一人,逃出来的后果是简单的行李和根本支撑不了几日的钱

 

郭麒麟掏出临走前找回来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哥,我——”

 

“大林,有日子没见了啊,来我这儿这几天哥好好招待你!别客气啊!”

 

“谢谢,阎哥”

 

阎鹤祥,两人共同的朋友,好得像亲哥哥一样的那种

 

“哥——”

 

“大林,有事吧,你这脸色可不怎么好”

 

“哥——”

 

“说了别和我客气,有事儿和哥说”

 

“我——”被张云雷绑架了

“会不会开车你!”

 

一辆车从两人身边几乎贴着就飞过去了,吓得阎鹤祥忙打方向盘,躲过去才稳住,忍不住冲着车窗外说了一句

 

“大林,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们分手了”

 

 

“这几天你就住我家,就像自己家一样想怎么住怎么住”

 

“谢谢哥”

 

“说了别客气了”阎鹤祥看着强打起精神的人靠在床边,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别说哥多事啊,大林,张云雷那小子挺爱你的”

 

郭麒麟愣愣地听着话,眼前是两人曾经的幸福,刚住到一起时的日子,后来忙得一天见不到一回,两人成了住在一栋房子里的陌生人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我知道,哥,可”一次又一次的催眠闪过眼前,崩溃、恐惧、愤怒、无奈,爱情被日子磨得变了样,日子又被变了样的爱情化成了噩梦,“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长期催眠导致郭麒麟的精神异常的敏感,情绪波动频繁,说着说着郭麒麟抱住双膝,哭得像个孩童

 

“大林——哥多嘴了,别哭,你别哭”

 

郭麒麟的样子惊了人,阎鹤祥从没见过他如此伤心

 

这是还爱着呢,阎鹤祥心中暗想

 

阎鹤祥默默退出房间,留下郭麒麟一个人平复心情。自己在沙发边上转了六圈,一咬牙,拿出来手机

 

大林在我这儿,让他在我这儿住两天吧,你们两个冷静一下,好好想想

 

一条信息发过去,不到一分钟就收到了回信

 

好,阎哥,让大林住着吧,给你添麻烦了

 

行啦,别客气

 

阎哥,大林胃不好,别让他吃喝凉的刺激的

 

得嘞,知道了!!!

 

这小子惦记人惦记的这么紧,俩人怎么就分手了呢?

 

 

 

伸手拾起床头柜子上的针线包,抽出一根针,灯光下,针身泛着阴凉的银白,针尖上面却是已经变成褐色的血迹

 

张云雷露出笑容,仿佛看见了未来,幸福而满足地笑起来,将那根针攥进掌心

 

大林,你会回来,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像从前那样

 

拇指抬起落下,褐色的针尖狠狠地扎进了拇指指腹,红色的血滑下,包裹在褐色的印记上

 

 


评论(7)

热度(53)

  1. 怡宝两块一瓶嗨木木桑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的4出来啦!我努力憋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