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木木桑

【辫林】心疼

这几天刚出差回来

前些天的二爷...

不想说

心里有点不舒服

其实

这篇文就是我这几天的心境了

想说的不少

可写出来就...





漆黑的房间只有一点光亮

桌上的手机播放着音乐,听起来像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可是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钢板的位置好似有虫蚁窜动撕咬,整个人摔在床上,双腿蜷起,手掌搭在大腿边,脆弱单薄的肌肤勾勒着紧绷起的指节与手背浮起的青筋

 

“啪——”漆黑的屋子亮起来

 

“张云雷”

“张云雷!”

 

“别让姐夫他们听见,我没事儿”

 

额头已经疼得渗出细密的汗珠,可嘴角扬起有些虚弱的笑容

 

刚从剧组回来的郭奇林杵在门边,一身的风尘仆仆

 

“这几天有点儿闹脾气”

 

软在床上的人指了指自己的腿,瞧见门边上的人没了平日里的碎嘴半天呆在那儿不说话,自己总想说点儿什么

 

听着话的人没有像往常一般接过话头,还是无言,又愣了一会子。然后默默地放下行李,默默地换衣服。

 

“大林?”

 

郭奇林谨慎地走到床前,扶起人半靠在床头,拿过两人的软枕,一个垫在腰后,一个靠在脑后。坐在身边小心翼翼地搬过那双闹人的腿落在自己腿上,有些颤抖的双手合十,使劲上下搓揉,带上满意的热度后贴在腿上绷紧的肌肉,仔细地按揉

 

“你是我记忆中忘不了的温存”

 

“你最近恢复得快了不少”

 

“你是我一生都解不开的疑问”

 

“小园子、专场、拍戏,还有两场加演,我在视频里面看着你都要忘了你躺在哪儿差点儿醒不过来的样儿了”

 

双手顺着肌肉的纹理,摩擦出的温暖融化进肌肤,暖入了心,暖进了眼

 

“你是我怀里永远不懂事的孩子”

 

“肯定不是我记性不好,是你蒙我的,你总是骗我”

“大林——”

 

“你是我迷路时远处的那盏灯”

 

“疼了不说,打电话视频总是笑呵呵的,说累也不说疼”

 

手上的温度暖了人,可是却好像烫着了自己,眼眶憋得通红

 

“你是我孤单时枕边的一个吻”

 

“今儿不是我撞见你又混过去了”

 

手掌停在纤细的小腿上,原本的热感在渐渐散失,沿着掌心扩散开来。细微的震颤夹杂进话语里

 

低着头的小人儿突然又感受了一丝温热,眼梢、颧骨、面颊、嘴角,唇瓣依次点落,泪眼婆娑的郭奇林抬起头

 

眼里是张云雷艰难抬起的身体,含蓄于中的眼泪滑过了吻的印记

 

“你是我爱你时改变不了的天真”

“你是我怨你时刻在心头上的皱纹”

 

“怕你跟着难受”

 

张云雷伸过手,覆在郭奇林的手背,指尖溜过指缝,十指紧扣

 

那点点的温度又回来了

 

郭奇林的掌心被拉起,停在更加炽热的地方

 

“我心疼”

 

 

 

 

 

 

 

 

 

 

 

 

 


评论(6)

热度(82)